李仙花:對于漢劇,我是忘我而執著(zhù)的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楊旻潔 日期: 2024-06-07

“應該演一些難啃的骨頭” (本文首發(fā)于南方人物周刊)

(受訪(fǎng)者提供/圖)

“有嚼勁”的角色

廣州5月的一個(gè)陰雨天,李仙花來(lái)到廣東省戲劇家協(xié)會(huì )(下稱(chēng)“劇協(xié)”)的辦公樓接受采訪(fǎng)。這位著(zhù)名的廣東漢劇表演藝術(shù)家談到了她與這個(gè)劇種的聯(lián)結,以及由她主演的即將上映的漢劇電影《金蓮》。

李仙花步伐格外輕快。站立或坐下,都是身姿挺拔。她身著(zhù)黑底的中袖和長(cháng)褲,花朵的紋樣、紅衣領(lǐng),與她的紅唇相映。

作為中國戲劇梅花獎“二度梅”獲得者,李仙花曾多年擔任廣東漢劇院院長(cháng)、省文聯(lián)專(zhuān)職副主席,最近剛剛卸下行政職務(wù)。不過(guò),談起角色、表演和廣東漢劇,她一點(diǎn)都不像一位嚴肅的長(cháng)者,更像一個(gè)情感豐沛、充滿(mǎn)分享欲的孩子。

說(shuō)起唱腔發(fā)聲,就忍不住開(kāi)嗓示范。聽(tīng)到贊美,便直率地大笑。談起角色的悲慘,語(yǔ)氣則逐漸沉滯,臉上掛滿(mǎn)了愁怨,似乎此時(shí)并不是她在講述著(zhù)什么,而是有一部分角色的靈魂附著(zhù)在她身上。

比起戲曲中才子佳人的傳統模式,李仙花更偏愛(ài)“大開(kāi)大合的人物”?!斑@樣的戲太舒服了,演起來(lái)非常過(guò)癮!那種溫溫的、太過(guò)平的戲,就不夠過(guò)癮?!?/p>

2015年以來(lái),她先后將自己主演的漢劇舞臺劇《白門(mén)柳》《蝴蝶夢(mèng)》《金蓮》搬上大銀幕。這三部都是她的代表作:《白門(mén)柳》中,明末的秦淮名妓柳如是與名儒錢(qián)謙益結為連理,但在丈夫選擇歸順清朝時(shí),她毅然殉身以守氣節;《蝴蝶夢(mèng)》里,李仙花一人分飾兩角,在莊周試妻的故事里,探討人性和宿命;西門(mén)府內,金蓮為求生而掙扎,又通過(guò)求死來(lái)結束深陷泥沼的一生。

在愛(ài)情之外,這三位女性都有更深遠曲折的人生課題。

李仙花這樣解釋自己的選擇:“我覺(jué)得演員到了我們這個(gè)年齡,應該演一些難啃的骨頭?!绷缡?、莊周妻、潘金蓮,都是她口中“有嚼勁”的角色。她們命運的跌宕、人格的復雜吸引著(zhù)李仙花。盡管,這類(lèi)表演意味著(zhù)高風(fēng)險?!埃ㄆ渲校┡私鹕忥L(fēng)險是最大的。駕馭不了,戲就搞歪了。但是我相信我的藝術(shù)觀(guān)和判斷力。我盡量避免她的‘濁’,去帶來(lái)一些有啟迪的東西?!?/p>

文藝評論家康式昭撰文指出,行內人用“不甘平寂”來(lái)評價(jià)李仙花。她回應道:“正因為這樣,才能屢屢出好戲和精品,你說(shuō)對吧?”

卸下行政擔子之后,李仙花全心回歸漢劇舞臺,她感覺(jué)自己更忙了。5月,在廣州做完戲曲比賽評委,她便趕回家鄉梅州。到達當晚,與徒弟交流到11點(diǎn),第二天早上8點(diǎn)半便投入到大戲《章臺青柳》(《白門(mén)柳》的續集)的排練中。李仙花挑大梁,徒弟任B角。她一邊練,一邊指導后輩,以戲代教。

有時(shí),她也能體會(huì )到精力的衰退,但她無(wú)法做到放下漢劇表演,去過(guò)一種更輕松的生活?!拔疫€是想不斷攀登,不斷追求。只想做到極致,又極致,又極致。這樣就是為了在我還能動(dòng)的時(shí)候,把(廣東)漢劇的好東西抓緊留下來(lái),留給我們的后輩?!?/p>

廣東漢劇《蝴蝶夢(mèng)》在第五屆中國戲劇節上榮獲七項大獎(受訪(fǎng)者提供/圖)

被挑中的人

廣東漢劇,舊稱(chēng)“外江戲”,是廣東三大地方劇種(粵、潮、漢)之一。它的表演程式豐富,包含生、旦、丑、公、婆、烏凈、紅凈七個(gè)行當。其最明顯的舞臺特征是“皮黃唱腔,中州音韻”。

乾隆年間,廣州一口通商,各地商幫匯聚于此。隨之而來(lái)的是眾多唱皮黃腔的外省戲班,它們被稱(chēng)為“外江梨園”。汕頭開(kāi)埠后,粵東地區也迎來(lái)了外江戲的繁榮。它不斷融合本地的民間音樂(lè )、方言、故事,深受粵東民眾的喜愛(ài)。

1933年出版的《漢劇提綱》中,作者錢(qián)熱儲將粵東外江戲溯源至湖北漢口,故稱(chēng)其為“漢劇”。盡管有其他學(xué)者認為,徽劇才是外江戲的源頭,但“漢劇”的名稱(chēng)還是得到廣泛使用。

清中葉以來(lái),粵東漢劇的活躍中心是商賈云集的潮汕。民國時(shí)期,隨著(zhù)本地潮音劇崛起和復雜時(shí)局,外江戲的演出地逐漸從潮汕的城市遷往客家的山區。大埔、梅縣、五華等地成為這個(gè)劇種繁榮的新鄉。

為區別于湖北漢劇,1956年,全國劇種大普查將它更名為“廣東漢劇”(以下簡(jiǎn)稱(chēng)“漢劇”)。1959年廣東漢劇院成立,落址梅州。

李仙花的家鄉就在梅州五華。漢劇,像養料和空氣一樣環(huán)繞著(zhù)她的成長(cháng)。

母親是漢劇演員,行當是坤生。李仙花記得跟母親下鄉演出的盛況。無(wú)論是在劇場(chǎng)還是廣場(chǎng),演出都是一票難求?!澳菚r(shí)大家沒(méi)有其他娛樂(lè ),有戲來(lái),他們就像過(guò)大節一樣?!?/p>

演出側臺,幼年的李仙花總是仰著(zhù)頭看母親表演?!拔覌寢寕€(gè)頭高,嗓音好。她穿著(zhù)厚底鞋、長(cháng)袍,英俊瀟灑,又那么漂亮,簡(jiǎn)直迷倒我了!我就覺(jué)得漢劇怎么這么美呢!這種美的感覺(jué)一直影響著(zhù)我,我自己也是,做什么事,都要追求完美?!?/p>

李仙花形容自己是“吃劇團的飯長(cháng)大的”。因為長(cháng)得可愛(ài),她從小就是劇團寵愛(ài)的寶貝,也常被拉去演戲。5歲初登臺,李仙花只是臨時(shí)模仿了臺上另一位兒童表演,就被觀(guān)眾大贊:“這個(gè)小演員最好看、最靈光了!”那時(shí)她就決定,“長(cháng)大也要當漢劇演員,接媽媽的班?!?/p>

1973年,梅州戲校到五華縣招生。上百個(gè)小學(xué)生競選,李仙花成了唯一被挑中的人。

學(xué)戲曲,通常意味著(zhù)要經(jīng)歷充滿(mǎn)艱苦、磨煉和淚水的臺下十年功,李仙花卻有另一種敘事,“戲校的哥哥姐姐練功(腰腿功),個(gè)個(gè)都在哭。但我(練得)很開(kāi)心,練功對于我來(lái)說(shuō),是一種陶醉?!敝苣?,同學(xué)都出去玩了,她就一個(gè)人跑到教室練。即使要出去逛街,也不舍得脫下練功的燈籠褲、運動(dòng)衫?!俺獫h劇、練功是享受。做自己喜歡的,就不會(huì )累?!?/p>

這種輕松也得益于過(guò)人的天賦。李仙花多年的同學(xué)、同事黃小貝回憶,“我們的腰腿硬邦邦,老師一定要使勁壓。她的就和面團似的,(練功)非常輕巧。李仙花在戲校也許不算最刻苦的學(xué)生,但一定是(搞漢?。┳畹锰飒毢竦?。她天生麗質(zhì),特別有靈氣。排練時(shí)導演提出有什么阻滯,別人領(lǐng)悟不了,她一點(diǎn)就通,學(xué)什么都很快?!?/p>

在梅州戲校時(shí)期的李仙花(左一)(受訪(fǎng)者提供/圖)

1978年從戲校畢業(yè)后,李仙花進(jìn)入廣東漢劇院工作,得到漢劇大師梁素珍的真傳。畢業(yè)十年內,她就擔任了十多部劇目的主角,在當地小有名氣。

1991年,當一切順風(fēng)順水的時(shí)候,她做出了讓所有人震驚的決定——在懷孕時(shí)報考中國戲曲學(xué)院。這是她夢(mèng)寐以求的殿堂。李仙花解釋道,“80年代,我拿了很多獎。但我還在想,我的出路在哪里呢?我還想上進(jìn),還想振興漢劇、推廣漢劇。但憑借我當時(shí)的條件還不夠,所以要去吸收養分,與全國接軌?!蹦赣H和丈夫都給予了充分支持,表示會(huì )幫她帶孩子,免去后顧之憂(yōu)。

成功考入中國戲曲學(xué)院后,李仙花進(jìn)入另一番戲曲天地。八年內,從進(jìn)修班、本科,一路讀到研究生。她笑稱(chēng),自己剛到時(shí),“像劉姥姥進(jìn)大觀(guān)園,什么都新鮮,什么都震撼?!彼e極向京劇、昆曲大師求教,在漢劇表演中融入更有力度、彈性和韻味的聲腔。在唱花旦的基礎上,她補足了青衣、刀馬旦的功力。在導演系的修煉讓她懂得了如何“設計人物”——“程式化的表演和內心的張力,這兩個(gè)要碰撞合一,人物才有可能變得立體?!?/p>

1994年,憑借傳統折子戲《陰陽(yáng)河》《改容戰父》《百里奚認妻》和大戲《包公與妞妞》,本科在讀的李仙花奪得第十一屆中國戲劇梅花獎榜首。2001年,她又以“京漢兩下鍋”的《蝴蝶夢(mèng)》和《白門(mén)柳》再次獲獎,成為廣東首位獲得“二度梅”的藝術(shù)家。畢業(yè)時(shí),李仙花有許多機會(huì )留在北京,但她毅然選擇回到家鄉梅州實(shí)現振興漢劇的夢(mèng)想。

李仙花的藝術(shù)之路,似乎每一步都是順利的。原中國戲曲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趙景勃認為,這背后,“其實(shí)是她的堅韌?!彼浀?,剛生產(chǎn)完兩個(gè)月,李仙花就離開(kāi)孩子,裹著(zhù)厚厚的毛巾帽,來(lái)到中國戲曲學(xué)院報到。她總是第一個(gè)搶到練功教室。在食堂排隊,也要找個(gè)靠窗的地方壓腿。她從廣東來(lái),從不抱怨北京的大饅頭、大澡堂。更不要說(shuō)練扁擔功、椅子功留下的傷病了。

“她選準了目標,一往無(wú)前。別人忍受不了的(難處),她都能忍。這就是客家女的性格吧?!壁w景勃感嘆。

電影《金蓮》劇照,李仙花飾潘金蓮(右)(受訪(fǎng)者提供/圖)

復雜的金蓮

回到廣東后,李仙花先后擔任了廣東漢劇院院長(cháng)、廣東省文聯(lián)專(zhuān)職副主席。但她沒(méi)有離開(kāi)舞臺,繼續做著(zhù)漢劇的創(chuàng )新。

飾演潘金蓮,也許是最大膽的一次。

《水滸傳》中,潘金蓮勾引武松、通奸弒夫的情節廣為人知。漢劇《金蓮》的主創(chuàng )之一黃小貝指出,“在固有的觀(guān)念中,‘潘金蓮’不只是一個(gè)人,更是一種特殊的符號?!惫诺湫≌f(shuō)《金瓶梅》讓潘金蓮的形象更豐滿(mǎn),為其擴寫(xiě)身世和個(gè)性,同時(shí),也放大了她的“情欲”部分,讓她成為更受爭議的人物。

那么,為什么要把這樣的潘金蓮當作主角來(lái)塑造呢?

著(zhù)名劇作家隆學(xué)義曾基于小說(shuō)《金瓶梅》創(chuàng )作出同名的昆曲劇本。他對西門(mén)慶本人的描寫(xiě)很少,劇本聚焦于潘金蓮、李瓶?jì)?、龐春梅、吳月娘四人,展現的是她們爭寵、沉淪、毀滅的過(guò)程。

2010年,李仙花看過(guò)此劇本之后,深受其展現的“人性沖擊力”打動(dòng)。于是,她把隆學(xué)義約出來(lái),希望他能在此基礎上改編,為自己量身打造一部以潘金蓮為主角的漢劇。

劇中,花衫行的金蓮兼具花旦的嬌俏(前期)和青衣的肅穆(后期),正屬李仙花善于塑造的行當。但這個(gè)角色最吸引李仙花的地方,是她體現的“內心扭曲的過(guò)程”。

“她是個(gè)家喻戶(hù)曉、被釘在恥辱架上的人物。但是她真的生下來(lái)就這么惡?jiǎn)??我看了她的身世,很悲催的。先被賣(mài)給王招宣,又被賣(mài)給張大戶(hù)。張大戶(hù)為了方便平時(shí)能霸占她,故意把她嫁給三寸丁武大。換作正常人,哪個(gè)女人也受不了呀。

“后來(lái)又遇到風(fēng)流倜儻的西門(mén)慶,但對方偏偏又勾引她去謀害親夫。她也不是本來(lái)就想殺夫。那么她怎樣從無(wú)辜的,變成惡的?我想,觀(guān)眾想看的是這樣的心路歷程?!?/p>

在李仙花眼中,潘金蓮是一個(gè)可憐、可悲、可恨的人,“她不只有一個(gè)面孔,而是多面的、復雜的。這是我想呈現和表達的?!?/p>

劇本的結局,落在武松殺嫂。在害死李瓶?jì)旱膬鹤雍?,金蓮受到良心折磨,主?dòng)求死,殞命武松刀下。在李仙花看來(lái),這個(gè)殺人償命、正義得到伸張的結局,會(huì )為觀(guān)眾帶來(lái)啟迪。

中國戲劇史上,這并不是潘金蓮第一次被當作主角書(shū)寫(xiě)。劇作家歐陽(yáng)予倩、魏明倫分別在1920年代、1980年代寫(xiě)過(guò)潘金蓮題材的劇作。他們的主題更多與“女性的解放”有關(guān)。

漢劇電影《金蓮》的導演王一巖指出,本次改編不是為金蓮翻案,而是要全面展現“她對命運的抗爭”?!八晃耆?、被迫害,同時(shí)她又主動(dòng)反抗、進(jìn)而行惡,最終走向懺悔,這是一個(gè)命運之爭?!?/p>

孕育這樣敏感題材的劇目并不容易,劇本經(jīng)歷過(guò)十幾次專(zhuān)家論證和修改。黃小貝回憶,在北京的一次研討會(huì )上,他和李仙花、(舞臺?。а?、編劇四人坐在賓館絞盡腦汁地討論如何調整,讓劇本撇清“為潘金蓮洗白”的嫌疑。編劇隆學(xué)義強化了金蓮心底吶喊的部分,“讓觀(guān)眾回歸更平實(shí)的心態(tài)來(lái)看待封建時(shí)代底層婦女的悲涼人生?!?/p>

2013年,《金蓮》舞臺劇上演后反響熱烈,榮獲第十三屆中國戲劇節劇目獎和優(yōu)秀表演獎。文藝評論家康式昭盛贊,“劇作摒棄了淫穢色情的污濁”,是表現“靈魂墮落和心靈救贖”的新戲。之后,它獲得更多專(zhuān)家認可,被納入梅花獎數字電影工程,得以走上大銀幕。

鏡頭下,李仙花有了更大的表演空間。她為戲曲化的金蓮加入更多生活化的細節。在爭寵的場(chǎng)景中,金蓮會(huì )俏皮地吐舌頭;思念武松的特寫(xiě)毫無(wú)念白,她全以真摯的面部表演展現金蓮的失落和哀怨。

其中,李仙花最滿(mǎn)意的,是金蓮對武松“三進(jìn)酒”的戲。在傳統戲曲中,這段通常是以勾引為主題的“葷段子”。但是,經(jīng)過(guò)《金蓮》的處理,這段更多是主角的真情流露。金蓮唱腔哀婉,訴說(shuō)著(zhù)自己卑微的心愿。她獨飲三杯,靠著(zhù)門(mén)含淚望著(zhù)剛正拒絕自己的武松消失在雪夜中,令人動(dòng)容。

李仙花認為,“那時(shí),金蓮就已經(jīng)死了,希望徹底破滅?!敝?,她深陷西門(mén)府勾心斗角的漩渦,犯下大錯,最終的死亡,反而是一種自我救贖。

黃麗華在劇中飾演李瓶?jì)?,她是李仙花的徒弟。因之前只演極“正”的角色,黃麗華為飾演“壞女人”感到苦悶。李仙花引導她去讀原著(zhù),又在現場(chǎng)指導她表演。黃麗華才逐漸理解,自己是在展現“人性”?!胺饨〞r(shí)代,女性地位很低,為了活命才做出那樣的舉動(dòng)?!?/p>

舞臺劇《金蓮》中武松殺嫂的劇照(受訪(fǎng)者提供/圖)

初心情至

王一巖認為,李仙花不只在“挑戰自我”?!皬V東漢劇從梅州這小地方的劇種,到現在做到五?。?span id="4kiieiw" class="nfzm-web-style--kaiti" style="font-family: 楷體, 楷體_GB2312, STKaiti;">和福建、湖北、湖南、陜西的漢劇)聯(lián)合申遺,這是非常了不起的。李仙花是申遺代表的領(lǐng)軍人之一,她做出了很大努力。聲樂(lè )、舞蹈、京劇、昆曲、其他地方戲,她都有所吸收。她的表演不是絕對傳統的,而是與時(shí)代審美貼近的風(fēng)格?!?/p>

世紀之交,人們有了更豐富的文娛選擇。1980年代村民們?yōu)榱丝匆粓?chǎng)戲,帶著(zhù)干糧徒步十公里的情景,早已一去不復返。許多漢劇表演的同行選擇了下海經(jīng)商。

2000年李仙花回到梅州時(shí),正是劇團青黃不接、人才斷層的時(shí)候,行當和劇目也很不齊全。為了挽救這個(gè)劇種,她在2005年組織創(chuàng )辦了“廣東漢劇幼苗班”,挑選50位有潛力的90后小孩,邀請多地、多劇種的名師加以訓練。黃石漢劇團解散時(shí),她就去湖北把劇團人才引進(jìn)到廣東。這些舉措解決了劇院人才匱乏的難題。如今,幼苗班已培養了4屆學(xué)生,首屆畢業(yè)生現已成長(cháng)為廣東漢劇院的中堅力量。

在本次采訪(fǎng)中,李仙花提到,最近自己在嘗試完全用漢調來(lái)演唱《牡丹亭》。同樣擁有悠久歷史的昆曲和漢調相結合,這是從來(lái)沒(méi)有人做過(guò)的大膽探索。李仙花又做了敢吃螃蟹的人。她十分期待這個(gè)節目早日成功上演。

一旁,《金蓮》電影版(改編)編劇胡琦突然引用《牡丹亭》的名句來(lái)形容李仙花與漢劇的聯(lián)結,“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復生者,皆非情之至也?!?/p>

李仙花微笑著(zhù)表示贊同:“對。對于漢劇,我是忘我而執著(zhù)的。有什么好的,都想搶救下來(lái)傳下去。我希望這個(gè)劇種能走得更遠,這個(gè)初心是不變的?!?/p>

(參考文獻:康保成、陳志勇《廣東漢劇與客家文化》,陳志勇《近代“外江戲”的進(jìn)入與嶺南戲曲生態(tài)的變貌》,李仙花《回望,感激——獻給“梅花獎”創(chuàng )辦30周年》,康式昭《勇攀險峰的挑戰者從〈金蓮〉看李仙花》。)

網(wǎng)友評論

用戶(hù)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99期 總第799期
出版時(shí)間:2024年07月15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chǎng)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yè)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lián)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