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海軍是“治安戰”的真正受害者?丨軍事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特約撰稿 朱江明 日期: 2024-06-07

(本文首發(fā)于南方人物周刊)

2003年3月20日,美國海軍FA-18大黃蜂戰斗機從星座號航空母艦甲板上準備起飛,作戰目標是伊拉克巴格達等城市(視覺(jué)中國/圖)

上一期專(zhuān)欄就“治安戰”的所謂危害性論調我做出了一些批駁,也引發(fā)了一些讀者的討論和提問(wèn),其中有不少讀者堅持認為,非常規戰爭或者反游擊戰與常規戰爭相差甚遠,因此如果長(cháng)期專(zhuān)注此類(lèi)戰爭,必然會(huì )損害軍隊的常規戰斗能力。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步兵分隊在大規模戰爭中的步坦協(xié)同和步炮協(xié)同能力。

在此必須說(shuō)明,我并不認為軍隊長(cháng)期專(zhuān)注于非常規戰爭對常規戰爭的能力毫無(wú)影響,但是其影響恐怕沒(méi)有想象中那么大。

從美國軍隊的經(jīng)驗就可以看出,經(jīng)歷了長(cháng)期的非常規戰爭后,確實(shí)會(huì )出現一個(gè)很有意思的變化,就是情報員和特殊任務(wù)部隊開(kāi)始主導戰爭。在閱讀了大量文獻和走訪(fǎng)了一些前線(xiàn)作戰人員后,我發(fā)現美國軍隊的這種現象非常普遍。

在反恐戰爭中,特種部隊承擔了大部分的直接地面戰斗,比如在“9·11”事件發(fā)生后,首先進(jìn)入阿富汗執行任務(wù)的就是特種部隊護衛下的中情局行動(dòng)人員。他們負責與反塔利班的北方聯(lián)盟武裝力量取得聯(lián)系,隨后美國陸軍特種部隊開(kāi)始與北方聯(lián)盟武裝協(xié)同行動(dòng)。由于美特種部隊的加入,讓反塔利班武裝獲得了空中戰術(shù)支援和美國直接提供的技術(shù)情報,他們得以從被塔利班武裝打得落荒而逃的弱旅,一夜之間變成碾壓對方的勁旅,這個(gè)操作被美軍特種部隊總結為“賦能”。

特種部隊和情報人員開(kāi)始成為戰爭的主體,過(guò)去常規戰爭中作用巨大的炮兵、裝甲部隊和遠程火力打擊單元成為輔助性的單位。在后續的反恐戰爭中,資源更多地向特種部隊和情報機構傾斜,每逢軍事行動(dòng),此類(lèi)單位往往疲于奔命,而其他成本投入巨大的常規戰爭作戰單元,則最多只能打打下手。久而久之,此類(lèi)單位一直未能在實(shí)戰中獲得太多有價(jià)值的經(jīng)驗。

如果僅僅是短期存在這種現象還好,然而反恐戰爭持續了十多年,這無(wú)疑會(huì )出現很多負面的影響。首當其沖的就是這些打下手的單位,由于在長(cháng)期的反恐戰爭中缺乏存在感,只能通過(guò)調整自身的裝備和戰術(shù)定位來(lái)找到自己的新位置。

其中最為典型的就是美國海軍的瀕海戰斗艦項目,其立項時(shí)間節點(diǎn)約為“9·11”事件的3年后。此時(shí)美國海軍已經(jīng)意識到,此前用與蘇聯(lián)海軍爭奪制海權的遠洋艦隊,在反恐戰爭時(shí)代已淪為昂貴且作用有限的軍種。因此,他們希望通過(guò)瀕海戰斗艦項目,讓海軍獲得沿海地區對陸地淺縱深的作戰能力,以支援特種部隊或者游擊隊一類(lèi)的單位,甚至打算用瀕海戰斗艦取代即將退役的佩里級護衛艦。

雖然瀕海戰斗艦擁有隱形、高航速、高自動(dòng)化、模塊化任務(wù)模組等先進(jìn)技術(shù),但由于過(guò)度專(zhuān)注沿岸干涉,且無(wú)法在擁有強大制海能力的對手沿海生存,在大國海戰中幾乎找不到自己的定位,也無(wú)法承擔航母打擊群的協(xié)同角色。為此美國海軍于2020年不得不再次啟動(dòng)星座級護衛艦的招標,瀕海戰斗艦最終被證明是個(gè)走了彎路的發(fā)展方向。

與之類(lèi)似的項目還有昂貴且外形科幻的朱姆沃爾特級驅逐艦,該項目與瀕海戰斗艦一樣,也是基于美國海軍在21世紀初的需求而立項,當時(shí)認為未來(lái)海戰風(fēng)險較低,海軍應該更專(zhuān)注于對地攻擊——該項目如今也因為成本過(guò)高且不適用于未來(lái)戰爭而不得不被叫停。

美國海軍可能是反恐戰爭最大的受害者,在阿富汗這樣的中亞內陸國家,除了海豹突擊隊和海軍航空兵之外,水面和水下作戰力量幾乎幫不上忙。所以海軍建設目標顯得非常無(wú)所適從。如果真要探究“治安戰”對戰斗力的影響,那么美國海軍可以說(shuō)是最典型的案例。

但如果我們認真梳理美國海軍所走過(guò)的彎路,最終會(huì )發(fā)現這種局面其實(shí)跟“治安戰”本身關(guān)系并不大。無(wú)論瀕海戰斗艦還是朱姆沃爾特驅逐艦,其實(shí)都沒(méi)有參加過(guò)什么治安戰,之所以會(huì )有這種現在看來(lái)昂貴且無(wú)法適應未來(lái)戰爭的裝備立項,實(shí)在是因為2000年前后這個(gè)時(shí)間點(diǎn),美國海軍在海上確實(shí)獨孤求敗,繼續發(fā)展決戰于大洋深處的海軍裝備,潛在對手似乎就只有外星人了,這個(gè)方向很難說(shuō)服國會(huì )批準新型裝備的研發(fā)計劃,最后只能?chē)@當時(shí)的現實(shí)對手,盡量制造一些大而無(wú)用的偽需求。所以,與其說(shuō)是“治安戰”導致美國海軍走彎路,倒不如說(shuō)是美國海軍多年缺乏明確的對手和建設方向,根本不知道走哪條路。

網(wǎng)友評論

用戶(hù)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99期 總第799期
出版時(shí)間:2024年07月15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chǎng)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yè)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lián)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