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音”可以解決音樂(lè )的所有問(wèn)題嗎?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張明萌 日期: 2024-06-03

有沒(méi)有情緒,情緒有多細膩,對應的就是唱商有多高,這個(gè)要看老天爺賞不賞飯吃,無(wú)法修也無(wú)法調整

音樂(lè )節目現場(chǎng)的調音臺 圖/視覺(jué)中國

音樂(lè )節目現場(chǎng)的調音臺 圖/視覺(jué)中國

2019年,長(cháng)島成為一名音樂(lè )行業(yè)的工作人員,入行近五年,他參與了多檔音樂(lè )綜藝節目的后期工作,也與多位歌手合作,進(jìn)行歌曲的錄制、制作。在“直播無(wú)修音”大火的當下,我們與他聊了聊音樂(lè )綜藝的后期制作與修音的種種。

南方人物周刊:修音師是一個(gè)專(zhuān)門(mén)的職業(yè)嗎?

長(cháng)島:確切來(lái)說(shuō),修音只是一項技能,制作音樂(lè )的五個(gè)步驟“詞、曲、編、錄、混”就是五個(gè)不同的工種,錄音師和混音師通常掌握修音的技能,但幾乎沒(méi)有只會(huì )修音的“修音師”。修音是一個(gè)“錄混人”所需掌握的非?;镜募寄?,主要是調音準和節奏。

錄音師通常在棚內錄人聲或者是器樂(lè ),混音師拿到這些錄音素材后進(jìn)行處理,對頻率、動(dòng)態(tài)等細節進(jìn)行一些優(yōu)化。有時(shí)從錄音、修音到混音可能是同一個(gè)人,我常年在做一些音樂(lè )制作,這些環(huán)節我一直參與其中,因為我比較熟悉,知道在錄音的階段錄到什么程度能夠修出來(lái)、混出來(lái),這樣相對就會(huì )有效率一些。這個(gè)過(guò)程如果有標準,那就是“好聽(tīng)”。

南方人物周刊:“好聽(tīng)”是一個(gè)主觀(guān)的詞,在具體操作上是否有客觀(guān)的標準?

長(cháng)島:比如有一段人聲,要讓它跟別的樂(lè )器相融合,我們就可以去處理EQ頻率、動(dòng)態(tài),讓聲部之間相互平衡,這樣整個(gè)音質(zhì)聽(tīng)起來(lái)就會(huì )清晰很多,這之中就涉及一些技術(shù)的標準。

同時(shí)這行也非常仰仗從業(yè)者的經(jīng)驗,無(wú)論是編曲、錄音還是混音,在面對不同音樂(lè )風(fēng)格時(shí)都要靠經(jīng)驗做出一些處理。比如實(shí)驗類(lèi)的電子風(fēng)格,人聲可能不用混得那么突出。而流行歌的人聲會(huì )混得靠前一些,整個(gè)效果往溫暖明亮上靠。

南方人物周刊:為什么一定要修音?

長(cháng)島:客觀(guān)上來(lái)講,現在我們有了這個(gè)技術(shù),我們可以很好地利用它,做出更好更完美的音樂(lè )。如果可以有更好的呈現給到聽(tīng)眾,也未嘗不可吧?

南方人物周刊:你參與過(guò)許多音樂(lè )綜藝的后期處理工作,“修音”是這些年經(jīng)常被討論的話(huà)題,在實(shí)際的操作中,你們怎么修音?

長(cháng)島:嚴格來(lái)說(shuō),修音只調音準和節奏,除此之外都屬于混音。我的感受是這些年觀(guān)眾不僅看臺前的演出,也開(kāi)始慢慢了解幕后,對一些后期也越來(lái)越熟悉。

像我參與的音綜,有些是唱跳舞臺,實(shí)際上非專(zhuān)業(yè)的唱跳歌手完成這樣的舞臺有一定難度,氣息不會(huì )那么穩,細節也無(wú)法做到有足夠的質(zhì)量。為了呈現一個(gè)完美的舞臺,有的可能事先錄好,(到現場(chǎng))放音軌的同時(shí)本人也在唱,那就是大家說(shuō)的“墊音”,調音臺把預錄音軌推到正常的狀態(tài),歌手的麥只推到30%,他們可以在“唱”上不用那么賣(mài)力,轉而專(zhuān)注在“跳”上面。一些“大Vocal(以唱功出名的歌手)”的舞臺則通常都會(huì )選擇全開(kāi)麥,因為他們Hold得住。

也有很多節目在現場(chǎng)都是全開(kāi)麥真唱,但由于是錄播,后期有混音的時(shí)間。錄制完后會(huì )對音源進(jìn)行處理,調音準和節奏——這就是所謂的“修音”,之后再對其進(jìn)行混音工作。

長(cháng)島的工作臺 圖/受訪(fǎng)者提供

長(cháng)島的工作臺 圖/受訪(fǎng)者提供

南方人物周刊:所以很多時(shí)候網(wǎng)上討論的“修音”,其實(shí)包括了修音和混音?

長(cháng)島:對?;煲羰且粋€(gè)音樂(lè )作品流程中不可或缺的一步,它能讓這個(gè)作品的質(zhì)量更高。如果歌曲是一張照片,那混音就是給它修圖。我想讓人聲變得渾厚一點(diǎn),可以把中低頻拉起來(lái),亮一點(diǎn)可以調中高頻,大聲調小,小聲調大,都可以通過(guò)混音實(shí)現,目的是讓聲音更穩定更有質(zhì)感。

比如《歌手2024》的全開(kāi)麥現場(chǎng)直播,也有OB(Outside Broadcast)和PA(Public Address)兩種調音師在實(shí)時(shí)工作,OB負責把音頻信號混好后傳輸到電視、網(wǎng)絡(luò )等平臺上,他這里出的聲音就是屏幕前觀(guān)眾聽(tīng)到的聲音;PA則是將音源擴聲給現場(chǎng)的觀(guān)眾聽(tīng)的調音師。不經(jīng)過(guò)這兩位的手,我們聽(tīng)到的聲音就會(huì )非常糙,質(zhì)量很差。

調音是現場(chǎng)live用得比較多的稱(chēng)謂?;煲羰歉枨l(fā)行出版用得比較多的稱(chēng)謂,像每首歌前面的Credit(署名)都是寫(xiě)混音師是誰(shuí),而不會(huì )寫(xiě)調音師?;煲舾袷且粋€(gè)定型的成品的意思。

我們這行干現場(chǎng)的和干棚(錄音棚)內的,會(huì )有一些知識技能存在交集,是通用的,但彼此面對的受眾、聲音傳播介質(zhì)又不一樣。所以會(huì )安排兩個(gè)人,術(shù)業(yè)還是有專(zhuān)攻,習慣不同。調音師是前期,混音師是后期,但都屬于混音的范疇吧。

南方人物周刊:那我們永遠無(wú)法聽(tīng)到最原始的聲音?

長(cháng)島:現場(chǎng)音樂(lè )的混音是在為音樂(lè )的呈現服務(wù)。修音只是focus在干聲這一軌上,混音則是使每一軌之間都相互平衡,比如一些齒音、一些刺耳的聲音要去掉,加一些效果器,讓句子之間有動(dòng)態(tài)起伏等等,這些都以不改變歌手的情緒表達為前提,是加分項。

實(shí)際上我們聽(tīng)到的聲音都經(jīng)過(guò)了一定的調整和處理,但這些是為了讓歌手的聲音得到最大程度的展現,而非大眾理解中的“修音”。

南方人物周刊:音樂(lè )中無(wú)法通過(guò)混音調整的是什么?

長(cháng)島:情緒。這個(gè)就是我們常說(shuō)的“唱商”,有沒(méi)有情緒,情緒有多細膩,那對應的就是唱商有多高。這個(gè)要看老天爺賞不賞飯吃了,無(wú)法修也無(wú)法調整。

在錄音的時(shí)候,我們有一個(gè)工種叫“配唱”,現在也可能由錄音師、混音師或者制作人兼任。這個(gè)角色很重要,幫助歌手塑造情緒?,F在技術(shù)進(jìn)步了,音準、節奏的調整難度不大,但是大白嗓唱和有感情地唱差別很明顯。配唱可能從歌詞展開(kāi)來(lái)引導情緒,可能描述畫(huà)面,可能從聲樂(lè )技術(shù)引導,或者通過(guò)語(yǔ)氣重音的變化和強調來(lái)引導。

南方人物周刊:技術(shù)從什么時(shí)候開(kāi)始進(jìn)步的?技術(shù)出來(lái)之前的歌手是否基本功更扎實(shí)?

長(cháng)島:1997年有了第一個(gè)修音的插件,隨后慢慢進(jìn)步,到2000年左右已經(jīng)進(jìn)步很多。

為什么現在常有人覺(jué)得早期的歌手很厲害,因為他們被時(shí)代一次次篩選和驗證。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或者更早以前,如果唱歌跑調或是節奏不好,就吃不了這口飯。我認識一些前輩,他們差不多在1990年代開(kāi)始用修音的技術(shù)。他們經(jīng)歷過(guò)張學(xué)友這些標桿,就常說(shuō):“現在的歌手唱得不行?!?/p>

南方人物周刊:有一種聲音認為,歌手可以在現場(chǎng)演唱中掛autotune(一種即時(shí)修音插件),就能夠保證唱得不走音,這也算是一種調音。

長(cháng)島:其實(shí)用這個(gè)沒(méi)有很大的必要。Autotune的確有自動(dòng)調音功能,它的原理是我們定好調,歌手可能跑調了,那會(huì )自動(dòng)規避掉跑調的音。但是我們通常用在說(shuō)唱中,用以帶來(lái)一些電音的質(zhì)感,會(huì )讓歌曲變得潮一些。非說(shuō)唱的現場(chǎng)演唱中,這個(gè)用起來(lái)風(fēng)險很大,唱歌不會(huì )那么標準按調子來(lái),可能有即興發(fā)揮,和一些變調、離調等,掛上了這個(gè),歌手唱時(shí)滑上去了,它給你拉回來(lái),馬上變成電音,起反效果。我們在后期混音用這個(gè)軟件是用它的手動(dòng)模式,一個(gè)字一個(gè)字去調音準。

南方人物周刊:“反向修音”真的存在嗎?比如在合唱舞臺中,有一名歌手本來(lái)表現很突出,但經(jīng)過(guò)后期她不再那么突出。

長(cháng)島:那要么是技術(shù)不到位要么是出于整體和諧的考慮。不會(huì )故意去反著(zhù)修。

但是有時(shí)候節目組會(huì )說(shuō)“希望更自然一些”,或者“希望真實(shí)一些”,我們會(huì )將有些走調或者節奏不對的地方保留,留下現場(chǎng)的痕跡。

網(wǎng)友評論

用戶(hù)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99期 總第799期
出版時(shí)間:2024年07月15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chǎng)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yè)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lián)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