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里來(lái)了年輕社工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實(shí)習記者 黃晗奕 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鄧郁 日期: 2024-05-27

年輕人來(lái)到社區工作的原因各不相同,有人渴望穩定,有人將之當作人生的中轉,也有人希冀實(shí)踐助人自助的理念……在社區里工作,冷暖自知 (本文首發(fā)于南方人物周刊)

何柳靜在社區中開(kāi)展禁毒宣傳活動(dòng)(受訪(fǎng)者提供/圖)

讓社區工作更有意思一點(diǎn)

不大的北京海淀區清華園車(chē)站舊址公園里,六十多位老人涌進(jìn)來(lái),狹窄的步道稍顯擁擠,遠遠望過(guò)去,像是由毛線(xiàn)帽、羽絨服組成的斑斕色塊。老人們三三兩兩地挨在一塊兒,保持緘默,沿著(zhù)有114年歷史的鐵軌“打卡”三圈,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新潮的“Citywalk(城市漫步)”體驗。

“色塊”末端,是統一的藍。站在穿著(zhù)藍馬甲的志愿者隊伍里,劉瑞觀(guān)察到,雖然沒(méi)有笑聲和嘮嗑聲,老人們的表情還是松弛的,她在心里松了口氣。公園里的路人則大多面露疑惑,他們大概不會(huì )想到,這場(chǎng)近乎行為藝術(shù)的活動(dòng)開(kāi)展的初衷,是為了解決社區里的噪音問(wèn)題。

這是劉瑞和居委會(huì )同事“頭腦風(fēng)暴”的成果。2015年生了孩子之后,她決定換個(gè)離家近的工作,于是重拾本科學(xué)的社工專(zhuān)業(yè),進(jìn)入了居委會(huì )。2023年,36歲的劉瑞成為了北京海淀區科馨社區的書(shū)記,剛上任就遇到了難題。彼時(shí)清華園車(chē)站舊址公園剛剛開(kāi)放,社區居民有了運動(dòng)健身的新場(chǎng)所,但因為公園與鄰近的居民樓只有一墻之隔,老舊小區的隔音效果有限,噪音問(wèn)題引發(fā)了許多矛盾,不少居民向12345投訴,甚至直接謾罵公園里的游客和其他居民。

在嘗試調解時(shí),劉瑞發(fā)現大家都各執己見(jiàn),鄰近的居民希望縮短開(kāi)放時(shí)間,沒(méi)有受到噪音干擾的居民則希望把開(kāi)放時(shí)間提前?!澳悴荒苷f(shuō)誰(shuí)對誰(shuí)錯,大家都有自己的道理,對吧?我們要做的就是讓全社區去了解和共情這個(gè)事兒?!?/p>

在做了大量疏導和溝通工作之后,劉瑞決定將居民議事會(huì )搬到帶來(lái)爭議的公園里,先“大聲說(shuō)”——居民根據親身經(jīng)歷,現場(chǎng)講述噪音對他們生活的影響;再“無(wú)聲做”——大家沿著(zhù)鐵軌“Citywalk”,體驗安靜、沉浸式運動(dòng)的魅力?;顒?dòng)最終起到了好的效果,要求公園提早開(kāi)門(mén)的居民也表示了理解。

在進(jìn)入居委會(huì )之前,劉瑞其實(shí)對這里的工作并不了解。讀本科時(shí),老師列舉的大多是西方國家的社區治理案例,居委會(huì )在她生活中的存在感也很低?!拔矣X(jué)得自己這輩子都不會(huì )踏進(jìn)居委會(huì )的門(mén),”劉瑞笑道。

成為社工之后她才發(fā)現,社區工作涵蓋了各個(gè)群體和生老病死全過(guò)程:低???、婦聯(lián)口、殘障口、黨建口……總而言之,“上面千條線(xiàn),下面一根針”,矛盾調解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栖吧鐓^位于中關(guān)村,以老舊小區為主,居住著(zhù)各個(gè)單位的退休職工;還有6片平房區,大多出租給了外賣(mài)騎手和附近餐飲行業(yè)的從業(yè)者。因為房屋老化和缺乏物業(yè),居委會(huì )還承擔了諸如漏水處理、供暖保障等兜底的工作。

清華園車(chē)站舊址公園(黃晗奕/圖)

做好基本保障之后,更多的問(wèn)題擺在了劉瑞面前:如何再提高居民的幸福感?我們的居民能不能也擁有“家庭醫生”、“家庭律師”?社區先天條件不足,劉瑞決定借助外部的資源:跟街道司法所聯(lián)系,配備村居律師給居民提供免費的法律咨詢(xún);邀請三甲醫院的醫生定期來(lái)社區開(kāi)展義診和健康課程;與大學(xué)合作,讓社區的孩子們實(shí)現“科普自由”。

這些服務(wù)并不屬于居委會(huì )的本職工作,但劉瑞選擇去探索和嘗試?!拔覀兊陌嘧颖容^年輕,歲數最大的不超過(guò)50歲,最小的剛畢業(yè)沒(méi)多久,我們愿意去做一些與之前的前輩有區別的事,把社區工作變得更有意思一點(diǎn)?!?/p>

社區工作者年輕化正成為一種趨勢,“在城市社區工作者中,35周歲以下的青年人占到35%?!?022年,民政部基層政權建設和社區治理司司長(cháng)陳越良在新聞發(fā)布會(huì )上介紹。更多的崗位在向年輕人開(kāi)放,“全國已發(fā)布城市社區專(zhuān)職工作人員崗位8.2萬(wàn)個(gè),全部面向高校畢業(yè)生開(kāi)放,其中2.5萬(wàn)個(gè)崗位專(zhuān)門(mén)招聘高校畢業(yè)生?!?/p>

成為社區工作者,需要經(jīng)由各地政府部門(mén)統一招聘,經(jīng)過(guò)報名、筆試、面試、體檢等程序,一些地區還會(huì )對報考者的戶(hù)籍地進(jìn)行限制。各地每年報考社區工作者的人數也在增加,2023年,在安徽的一個(gè)縣級市,35個(gè)社工崗位就有超過(guò)2000人競爭,大都是年輕人。這一次,社區成為了他們“上岸”的目的地。

志愿者給參與“citywalk”的老人發(fā)放打卡號碼牌(受訪(fǎng)者提供/圖)

“馬大姐”很忙

“嘀,你有新的案件請查收?!?/p>

解斌或許是最早一批進(jìn)入社區工作的年輕人,2012年成為一名社區網(wǎng)格員時(shí),解斌只有22歲,還是剛畢業(yè)的毛頭小伙子?!爱敃r(shí)對于社工的認知還停留在閑人馬大姐呢,結果一上來(lái)就是每天巡街,和寫(xiě)字樓的底商、小區的住戶(hù)打交道,文明城區建設的時(shí)候還要掃馬路、撿煙頭?!?/p>

2019年以后,北京市對12345市民服務(wù)熱線(xiàn)進(jìn)行改造,“接訴即辦”成為重點(diǎn)工作,解斌開(kāi)始負責處理社區中出現的各種案件。所謂“接訴即辦”,就是及時(shí)響應和解決居民的各種訴求,社區里的居民撥打12345之后,接線(xiàn)員便會(huì )給解斌派單,由他去聯(lián)系和解決。

解斌通常每天會(huì )收到一起案件,類(lèi)型五花八門(mén):投訴噪音、外賣(mài)丟了、家里漏水……按照要求,他需要在兩個(gè)小時(shí)內聯(lián)系上當事人,并在4天內辦結案件,常?!斑^(guò)程很艱辛,結尾很倉促”。

解斌處理過(guò)一起外賣(mài)丟失案件。一位在寫(xiě)字樓工作的女士丟了外賣(mài)之后,聯(lián)系保安和物業(yè)沒(méi)有得到解決,于是撥打12345投訴物業(yè)不作為。解斌從她手中拿到了外賣(mài)的照片,和派出所民警一起把路口所有能拍到外賣(mài)架子的攝像頭都確認一遍,二十多分鐘的片段一幀一幀地看了一個(gè)半小時(shí),還把無(wú)法分辨的外賣(mài)照片發(fā)給她確認,最后依然沒(méi)有找到消失的外賣(mài)。

“到最后她都覺(jué)得太麻煩了,沒(méi)幾個(gè)錢(qián)的事情,說(shuō)白了心里感動(dòng)了,然后就說(shuō)無(wú)所謂了。對我來(lái)說(shuō),案件最后還是需要一個(gè)確定的結果,這個(gè)結果未必是徹底解決問(wèn)題,很多時(shí)候是從情感上出發(fā),當事人消氣了,給我反饋好評,就算完成了?!?/p>

解決問(wèn)題會(huì )帶來(lái)成就感,但一些失敗的案件也難以避免。小區里有一位老大爺精神狀態(tài)不太好,睡覺(jué)很輕,常常投訴樓上的孩子們跑動(dòng)打擾他,而且被吵醒之后就開(kāi)始鑿墻,樓上也苦不堪言。解斌只好晚上來(lái)到樓上住戶(hù)家里,陪男主人一塊在客廳坐著(zhù),看著(zhù)孩子們上床睡覺(jué)。但即使這樣,老大爺依然時(shí)不時(shí)打電話(huà)給解斌投訴,“老大爺說(shuō)我信你,你在的時(shí)候他們不敢,你走了他們又開(kāi)始吵了?!?/p>

事件的結局是樓上住戶(hù)終于不堪其擾,把房子租了出去,搬到了其他地方。這件事對于解斌來(lái)說(shuō)是一個(gè)打擊,“就會(huì )覺(jué)得人生不是那么完美的,不是說(shuō)你出面調解了,花費了時(shí)間精力,真的就是個(gè)完美的結局,這就是生活?!?/p>

大學(xué)畢業(yè)后,孟柏回到了家鄉——廣西一座四線(xiàn)小城,也成為了一名社區網(wǎng)格員,她所在的社區居委會(huì )離自己家只有10分鐘左右的路程。最初,這還是一份相對理想的工作:離家近、事不多、同事友好。她主要負責社區里的宣傳工作,撰寫(xiě)活動(dòng)稿、在公眾號上轉發(fā)宣傳文章,朝九晚六的生活普通而穩定。

后來(lái)她才知道,在這里,社區工作最大的特點(diǎn)是“閑季”和“忙季”分明,“閑的時(shí)候特別閑,忙的時(shí)候非常忙?!?/p>

忙季開(kāi)始的時(shí)間不定,“基本看工作安排”。還有開(kāi)展專(zhuān)項行動(dòng)的時(shí)候,諸如“反詐”、“創(chuàng )文”等等,這時(shí)便會(huì )有額外的任務(wù)?!胺丛p”時(shí),孟柏每天晚上都要入戶(hù),挨家挨戶(hù)敲門(mén),向居民講解反電信詐騙的相關(guān)知識,讓他們下載反詐App、在倡議書(shū)上簽字。還得工作留痕,拍照片、發(fā)推送。

解斌和維修工在樓頂做防水工作(黃晗奕/圖)

助人自助

與相對穩定的居委會(huì )社工不同,何柳靜的工作地點(diǎn)、領(lǐng)域都得“跟著(zhù)項目走”。她大學(xué)讀的是社工專(zhuān)業(yè),被“助人自助”的理念打動(dòng)——幫助服務(wù)對象解決眼前的困難,并提高服務(wù)對象自己解決困難的能力,因此畢業(yè)后選擇進(jìn)入社工機構,成為了一名專(zhuān)業(yè)社工。

流動(dòng)是機構社工的工作常態(tài)。在政府購買(mǎi)社區服務(wù)的模式下,政府以項目制的方式填充社區的軟件建設,社工由中標的機構派駐到社區,運用自己專(zhuān)業(yè)的理念、知識和技能向居民提供相應的服務(wù),服務(wù)時(shí)間由項目合同決定。畢業(yè)之后,何柳靜做過(guò)青少年、醫保領(lǐng)域的工作,2022年加入了深圳溫馨社工服務(wù)中心,成為了街道里的禁毒社工。

何柳靜的服務(wù)對象是社區里的涉毒人員,需要協(xié)助有關(guān)部門(mén)進(jìn)行分級分類(lèi)管控,并幫助他們重新融入社會(huì )。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剛進(jìn)入社區時(shí),她吃了很多次閉門(mén)羹?!吧娑救藛T對社工是很排斥的,他不理解自己已經(jīng)戒毒成功了,為什么你還要來(lái)打擾我?而且你說(shuō)的東西我都懂,我也不需要配合你?!?/p>

何柳靜只能不厭其煩地跟他們溝通,證明自己是可信任的。她發(fā)現,涉毒人員其實(shí)也有傾訴的需求,因為知道吸毒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所以他們會(huì )對身邊的家人、朋友保密,內心的郁結難以排解。這個(gè)時(shí)候社工就成了安全的傾訴渠道。熟悉之后,一些服務(wù)對象會(huì )主動(dòng)和她聊起在找工作、家庭關(guān)系等方面遇到的困難。除了情緒疏導,何柳靜也和街道、社區合作,為他們尋找合適的工作機會(huì )。一些服務(wù)對象家庭矛盾尖銳,她也會(huì )介入?!八麜?huì )覺(jué)得自己已經(jīng)努力改變了,但還是不被家人理解,甚至被視為拖累,如果他愿意,我也會(huì )去給他的家人做思想工作?!?/p>

進(jìn)入社區、建立信任是機構社工要面對的一道坎,也曾讓謝樂(lè )樂(lè )感到措手不及。

她是北京夕陽(yáng)再晨社會(huì )工作服務(wù)中心的社工,負責運營(yíng)社區里的學(xué)院家智慧養老中心。養老中心原先是一家單位的離退休活動(dòng)中心,在該單位的退休老干部移交給居委會(huì )社會(huì )化管理之后,街道將原有的場(chǎng)地租賃下來(lái),重新裝修后面向整個(gè)社區開(kāi)放,并引入夕陽(yáng)再晨進(jìn)行管理。

沒(méi)想到養老中心剛開(kāi)放,謝樂(lè )樂(lè )就遭到了原單位老人們嚴厲地質(zhì)問(wèn),“為什么以前是我單位的地方,你第三方過(guò)來(lái)管理之后所有老人都能來(lái),開(kāi)放時(shí)間也是你們說(shuō)了算?!边@些老人們覺(jué)得自己的利益受到了侵犯,一些老人每天早上在門(mén)口圍堵社工表達不滿(mǎn)。同事們跟謝樂(lè )樂(lè )一樣,都是“95后”女生,哪見(jiàn)過(guò)這場(chǎng)面,不少人被罵哭了。

老人們并不了解社工群體,對他們而言,社工是“第三方”、“外來(lái)人”,自然帶著(zhù)不信任感。謝樂(lè )樂(lè )花了三個(gè)多月的時(shí)間來(lái)“逐個(gè)擊破”,先是向居委會(huì )摸底,和態(tài)度比較激烈的老人一對一聊天;再從社區舞蹈隊等組織入手,一對多進(jìn)行座談。在按照老人們的訴求重新裝修了養老中心后,矛盾才有所緩和。

在經(jīng)歷了最初的風(fēng)波之后,一方面為了得到更多老人的了解,另一方面也讓他們獲得參與感,謝樂(lè )樂(lè )組織了志愿者隊伍“小院管家”,把養老中心的一部分運營(yíng)工作交給對社區更為熟悉的老人們。他們的積極性很高,志愿者隊伍從原定的20人增加到30人,三人一個(gè)小組,輪流值班,即便只是負責開(kāi)關(guān)大門(mén)、關(guān)水關(guān)電的基礎工作,大家也干得不亦樂(lè )乎。

“小院管家”也成了居民反饋意見(jiàn)的代表,謝樂(lè )樂(lè )再根據這些意見(jiàn)和需求來(lái)開(kāi)展中心的服務(wù)?!捌鋵?shí)這些退休老人基本的生活保障并不存在問(wèn)題,對于60至75歲的低齡老人來(lái)說(shuō),他們突然退休之后會(huì )產(chǎn)生很大的落差,不知道怎么去適應目前的生活節奏,所以更多的是自我價(jià)值的實(shí)現和精神文化需求的問(wèn)題;75歲以上的高齡老人行動(dòng)力沒(méi)有那么強了,會(huì )需要一些便民服務(wù)來(lái)提高自己的生活質(zhì)量?!?/p>

養老中心的活動(dòng)室給老人們提供了消遣的場(chǎng)所,每天人流量有兩百多人。最熱門(mén)的棋牌室和臺球室基本沒(méi)有空位,舞蹈室一周5天排滿(mǎn)了合唱、太極、瑜伽等隊伍的活動(dòng)。出乎謝樂(lè )樂(lè )的意料,VR眼鏡、體感游戲這些新潮產(chǎn)品很受老人們歡迎,“對他們來(lái)說(shuō),體驗之后既長(cháng)了見(jiàn)識,也增加了跟子女或孫輩交流的話(huà)題,他們其實(shí)也很好奇我們(年輕人)在關(guān)注什么?!?/p>

一家好的社區養老中心應該是什么樣的?在北京并沒(méi)有一套成熟的模式,謝樂(lè )樂(lè )和同事也是在“摸著(zhù)石頭過(guò)河”,一邊借鑒其他地區的經(jīng)驗,一邊在實(shí)際工作中調整?!拔覀兊哪繕耸菍?shí)現自我運營(yíng)、自我造血,畢竟政府這個(gè)甲方不可能一直投錢(qián),我們也需要擴大自己的服務(wù)范圍,通過(guò)一些市場(chǎng)化的服務(wù)獲得收益來(lái)支撐我們的運營(yíng)?!?/p>

何柳靜為小學(xué)生講解禁毒知識(受訪(fǎng)者提供/圖)

人情社區

社區里最精妙也最有趣的工作,是與人打交道。

李帥2023年剛剛考進(jìn)科馨社區,他負責的網(wǎng)格包含兩棟居民樓,住的大多是單位退休職工,80歲以上的占比將近四分之一。

和老人家打交道,李帥還算得心應手。他的父親是大學(xué)老師,一家人住在教職工家屬樓,樓上樓下都是退休的老教授,從小就習慣了同老人溝通。不過(guò)細品起來(lái),不同老人偏好的溝通方式也不同,需要摸索。耐心是第一位的,“很多老人耳朵不太好,可能一件事情你跟他說(shuō)好幾遍,他也聽(tīng)不懂,有時(shí)候他的觀(guān)念也不太好改變,這個(gè)時(shí)候就需要多次的溝通?!?/p>

熟起來(lái)是做工作的前提,李帥每天上下午都會(huì )去自己的網(wǎng)格轉轉,碰到在樓底下聊天的老人家就加入他們,“三四個(gè)老人在樓底下聚一堆,聊家長(cháng)里短,誰(shuí)家怎么著(zhù)了從他們這就知道了,有些東西你特地上門(mén)反而打聽(tīng)不到?!?/p>

和老人們打交道、為他們提供生活上的幫助也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捌鋵?shí)對很多老年人來(lái)說(shuō),特別是子女不在身邊的空巢老人,有時(shí)他要解決的不一定是具體的問(wèn)題,而是想有一個(gè)傾訴的渠道,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要起到傾聽(tīng)者的作用?!?/p>

解斌所在的社區也在打造“熟人社區”,各個(gè)單元樓都組建了微信群,挑選居民擔任樓門(mén)組長(cháng),還定期開(kāi)展文藝活動(dòng)、居民議事會(huì ),把大家聚在一起。

最大的困難是年輕人的缺席,樓門(mén)組長(cháng)大多由老年人擔任,年輕人則因為忙于工作無(wú)暇顧及?!澳贻p人都沒(méi)時(shí)間,而且他們最大的要求就是清靜。所以我們都在工作日舉辦活動(dòng),在周末就是擾民了?!苯獗罂嘈Φ?。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在社區層面同樣適用,老年人對于社區的人情網(wǎng)絡(luò )更為熟悉,也更有意愿參與社區事務(wù)。樓門(mén)組長(cháng)們給解斌提供了很多支持,“老人們都可好了,會(huì )考慮到你的難處,我們現在的方法就是兩頭帶動(dòng)中間——用老人和小孩潛移默化地帶動(dòng)中間的年輕人?!?/p>

大家熟起來(lái)之后,最直觀(guān)的好處是來(lái)自12345的投訴數量少了很多。解斌的手機里有一百多位居民的微信,平時(shí),他們也會(huì )通過(guò)發(fā)微信直接向他反映訴求?!斑@就是熟人社區的用處,不熟的時(shí)候人家不信你,你真的給我解決問(wèn)題才是王道。熟了之后就有空間了,我也會(huì )直接告訴他這個(gè)訴求我會(huì )跟進(jìn),但是我4天之內實(shí)在辦結不了。關(guān)鍵就在于是否信任?!?/p>

養老中心里的活動(dòng)照片墻(黃晗奕/圖)

留下的決心

新冠疫情期間,解斌腿部發(fā)生了一次血栓。

那也是他最忙的時(shí)候,社區居委會(huì )需要核查信息、協(xié)助醫務(wù)人員做核酸、接送密接人員……早晨來(lái)到社區,解斌就開(kāi)始挨個(gè)給需要摸排的人打電話(huà),記錄最新的行程,匯總上報。中間輪流吃個(gè)午飯,再接著(zhù)打電話(huà)。如果晚上分配了對接需要隔離的人員,就得一直忙到后半夜了。

最艱險的一次,解斌晚上10點(diǎn)半接到通知,要把一位密接人員送到延慶區的集中隔離點(diǎn)。解斌和街道派的司機開(kāi)車(chē)跟在救護車(chē)后邊,一直開(kāi)了兩個(gè)多小時(shí),辦好手續后已經(jīng)到了凌晨?jì)牲c(diǎn)。司機從早上開(kāi)始往返接送,已經(jīng)困得不行了,解斌只好自己開(kāi)回來(lái)。高速路上漆黑一片,他的心一直懸在嗓子眼,最后在凌晨4點(diǎn)終于回到了社區,8點(diǎn)起床又接著(zhù)干第二天的活。

當時(shí)社區里曾經(jīng)新招了一個(gè)女生,她準備了一年才考進(jìn)來(lái),但是待了兩周就因為受不了工作的強度而辭職了。讓解斌選擇咬牙堅持的大部分原因是被需要產(chǎn)生的責任感,“當時(shí)大家已經(jīng)拉滿(mǎn)了、到極限了,但正好處于一個(gè)平衡點(diǎn)。你就會(huì )想,如果你不干了,整個(gè)社區工作就會(huì )受到影響。而且我是最年輕的,身體強壯、免疫力強,就應該多付出一些?!?/p>

也是在這一時(shí)期,解斌發(fā)現居民和居委會(huì )的關(guān)系發(fā)生了變化,“你很明顯地能感受到居民是需要你、依靠你的,因為每個(gè)人都很害怕?!?/p>

解斌接觸過(guò)一位居民,他碰巧去過(guò)確診病例所在的地方,需要居家隔離。但是因為怕影響妻子和孩子,他沒(méi)有回家,一直待在工作單位。后來(lái)單位同事也不干了,就在寫(xiě)字樓的地庫里找了輛廢棄的面包車(chē),把他安置在里面。向解斌打電話(huà)求助時(shí),居民的語(yǔ)氣很無(wú)助,他已經(jīng)在面包車(chē)里待了大半天,為了不被波及,寫(xiě)字樓的物業(yè)還把車(chē)子推到了室外的廣場(chǎng)上,天氣很冷,面包車(chē)還四面透風(fēng)。

解斌當時(shí)安撫他,這種事情很常見(jiàn),肯定會(huì )幫你解決,不會(huì )因為你在外邊就不管你。因為涉及到不同的區,他只能一步步請示,最后派了專(zhuān)車(chē)把他接到隔離酒店。事情解決之后,居民也十分感激。

這只是一個(gè)縮影,也有很多居民主動(dòng)找到解斌,要給居委會(huì )捐物資,辦公室堆滿(mǎn)了捐贈的口罩、消毒液?!爱敃r(shí)就覺(jué)得你是可以做很多事情、幫助很多人的,而且你的付出得到他們認可了,大家真的特別好,為這些居民服務(wù)心甘情愿?!?/p>

機構社工是流動(dòng)性很高、帶有不確定性的職業(yè)。何柳靜目睹了很多機構社工的流失,很多人只做了半年或一年就不再從事這個(gè)行業(yè)了。在政府購買(mǎi)服務(wù)的模式下,機構社工同時(shí)受制于用人單位和社工服務(wù)機構,一些用人單位甚至會(huì )要求社工承擔自己內部的行政工作,社工無(wú)從發(fā)揮自己的專(zhuān)業(yè)能力,只能選擇離開(kāi)。

何柳靜很慶幸,自己遇上的用人單位給了社工較大的空間,也很尊重自己的意見(jiàn)。但當一個(gè)項目結束時(shí),她也常常會(huì )對何去何從感到迷茫。一般一個(gè)項目的期限是一年至三年,到期之后便會(huì )重新招投標,如果原先的社工機構沒(méi)有中標,她便需要決定是跟原機構一起離開(kāi),開(kāi)始新的項目,還是跟新的中標機構簽約,留在原崗位。

而且,甲方不會(huì )一直都在。更糟的情況何柳靜也遇到過(guò),她原來(lái)做過(guò)一項關(guān)于醫保的項目,合同到期之后,政府終止了整個(gè)項目,她毫無(wú)準備就直接進(jìn)入了“自由市場(chǎng)”,輾轉之后才入職了新的機構,來(lái)到了禁毒這一領(lǐng)域。

感到迷茫時(shí),何柳靜會(huì )向工作經(jīng)驗更豐富的項目督導傾訴,督導也會(huì )幫助她尋找適合的領(lǐng)域和崗位。選擇留下來(lái),還需要很強的信念感,何柳靜覺(jué)得這主要來(lái)自于服務(wù)對象的信任,“當服務(wù)對象遇到困難時(shí)想要求助的第一個(gè)人是你,還有他在你的幫助下能往好的方向發(fā)展的時(shí)候,會(huì )覺(jué)得很有成就感?!?/p>

除此之外,讓何柳靜對未來(lái)感到樂(lè )觀(guān)的是,深圳社工的待遇正在改善。2020年,深圳市發(fā)布了《關(guān)于提升社會(huì )工作服務(wù)水平的若干措施》,健全了社會(huì )工作者的職級體系和薪酬保障。在“新政”下,政府購買(mǎi)服務(wù)項目中的社工全員持證上崗,并且收入與職級、從業(yè)時(shí)長(cháng)掛鉤,讓她看到了職業(yè)發(fā)展方向和上升空間。

科馨社區里外賣(mài)員居住的平房(黃晗奕/圖)

“一眼望到頭”的職業(yè)路徑

社工的悲喜有時(shí)候并不相通。

2024年初,孟柏收到當地政府的文件通知,決定把一部分工資扣除,年底時(shí)再當作績(jì)效發(fā)放。這意味著(zhù),她此前每月3000元的工資現在到手只剩2000元左右。這像是一盆冷水兜頭澆下,她和同事們都感到失望和憤怒,“現在這么忙,晚上常常加班,給我們待遇還那么差?!?/p>

很多年輕同事都在考慮換工作,一邊工作一邊準備公務(wù)員或國企的考試,也有一位同事選擇直接辭職,去了市級單位當外聘人員。孟柏也重新拾起事業(yè)單位的考試資料,為自己尋找更多的機會(huì )?!叭绻苷业礁玫漠斎蝗ジ玫?,都要往更高的方向去?!?/p>

“更高的方向”具體意味著(zhù)什么,她也說(shuō)不清,或許是一個(gè)穩定的編制、一份更高的工資、更輕松的工作內容……

孟柏觀(guān)察到,在來(lái)到社區工作的年輕人中,這種“騎驢找馬”的狀態(tài)很常見(jiàn)——但凡找到另一個(gè)更好的工作,就會(huì )立馬走人。所以社區也對招聘年輕人抱有顧慮,“即使有年輕人來(lái)應聘,社區也不太敢用,因為留不住?!毕啾戎?,年紀較大的工作人員會(huì )穩定很多,基本上都干到退休。

謝樂(lè )樂(lè )覺(jué)得,自己的職業(yè)發(fā)展路徑看上去是“一眼望到了頭”——除了在職級上考初級、中級、高級社工之外,在社工機構內部,上升路徑一般是從基層的一線(xiàn)社工、項目主管晉升到機構負責人。

但從整體的環(huán)境而言,社工行業(yè)還是有很大的發(fā)展空間?,F階段,她的目標是成為一名“全能社工”?!叭魏我粋€(gè)社工不可能只干一樣工作,如果想在社工行業(yè)深入發(fā)展,肯定要各方面都懂?!钡劝熏F在的養老領(lǐng)域摸透了之后,謝樂(lè )樂(lè )打算轉去青少年或家庭領(lǐng)域,新的領(lǐng)域因為具有不確定性,反而成為了新鮮的挑戰。

12年過(guò)去,解斌依舊是居委會(huì )里最年輕的社工。在社區摸爬滾打多年,曾經(jīng)習慣直來(lái)直去的他變得更加通達人情世故,也更加專(zhuān)業(yè)化。有時(shí)為了處理一個(gè)案件,他需要查找各種條例和資料,也由此知道了許多冷知識:安裝扶梯的標準、非機動(dòng)車(chē)的停放要求……

不過(guò),尋找“接班人”正變得迫切。隨著(zhù)歲數增大,解斌有時(shí)也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從前社區里的體力活都是他干,春節舉辦聯(lián)歡會(huì ),需要給居民采購一些吃的喝的,他蹬著(zhù)三輪車(chē)去拉,不帶喘氣的,老人們看著(zhù)他,眼里都泛著(zhù)光,說(shuō)“年輕小伙子真好”?,F在蹬不動(dòng)了,因為血栓的緣故,為了防止內臟出血,他已經(jīng)不能做太劇烈的運動(dòng)。

沒(méi)有人會(huì )永遠年輕,但一直有人年輕著(zhù),“社區需要有更多年輕人、需要有活力?!苯獗笤诘却碌摹暗湃嗆?chē)的人”。

(應采訪(fǎng)對象要求,文中孟柏為化名。)

網(wǎng)友評論

用戶(hù)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99期 總第799期
出版時(shí)間:2024年07月15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chǎng)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yè)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lián)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