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走過(guò)最長(cháng)的路,是美國的套路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特約撰稿 姚旭 日期: 2024-05-13

五年來(lái),面對圍剿的TikTok見(jiàn)招拆招,上演了一系列眼花繚亂的操作,利用美國特殊的政治社會(huì )規則,不斷擴大自身影響。但對TikTok虎視眈眈的美國政客們依然窮追不舍,并且在近期迎來(lái)了階段性的勝利。 雙方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博弈,顯然早已超出了一個(gè)社交平臺安全問(wèn)題的范疇,真正的矛盾也日漸明晰:即美國上層不會(huì )允許一個(gè)不受掌控的平臺,有能力向超過(guò)一半以上的美國人,說(shuō)自己不喜歡聽(tīng)的話(huà)。

美國當地時(shí)間2024年4月20日,經(jīng)歷了國會(huì )兩黨近兩個(gè)月的拉鋸,眾議院終于通過(guò)了價(jià)值高達950億美元的對外援助法案。其中格外令人關(guān)注的是,限期剝離TikTok的法案被囊括其中一并通過(guò),隨后被快速打包,送至參議院通過(guò)。

沒(méi)有絲毫停留,美國總統拜登如此前承諾的,在2024年4月24日正式簽字,使之正式變?yōu)榉?。TikTok當即表示,將根據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起訴該法案。

TikTok和華盛頓政客們已經(jīng)是知己知彼的老對手,在雙方劍拔弩張、矛盾愈演愈烈之際,TikTok的命運早已不是一個(gè)單純的企業(yè)問(wèn)題了。在逆全球化背景下,中國數字科技企業(yè)成功出海的難度和重要性進(jìn)一步凸顯。

2024年4月24日,美國華盛頓特區,美國總統拜登在簽署對外援助法案后發(fā)表講話(huà)。該法案價(jià)值高達950億美元,限期剝離TikTok的法案也被囊括其中(圖:視覺(jué)中國)

2024年4月24日,美國華盛頓特區,美國總統拜登在簽署對外援助法案后發(fā)表講話(huà)。該法案價(jià)值高達950億美元,限期剝離TikTok的法案也被囊括其中(圖:視覺(jué)中國)

“剝離”TikTok:一路綠燈,強行闖關(guān)

為了能闖關(guān)成功,美國政客們將TikTok剝離法案強行塞入一攬子對外援助法案當中,可謂煞費苦心。

此次通過(guò)的對外援助法案中,有一項可謂與對外援助毫不相干,即“以實(shí)力達成21世紀和平法案”(21st Century Peace through Strength Act),其中包括對伊朗的制裁、扣押凍結的俄羅斯主權資產(chǎn),以及受到廣泛關(guān)注的要求TikTok脫離其中國母公司等內容。眾議院表決通過(guò)該法案,將其與三項援助法案合并為一項修正案后提交給參議院,參院通過(guò)后再交由拜登簽署。

這一涉及TikTok命運的法案,其前身就是2024年3月13日美國眾議院高票通過(guò)的“保護美國人免受外國對手控制應用程序的侵害法案”(也稱(chēng)“TikTok剝離法案”,Protecting Americans from Foreign Adversary Controlled Applications Act)。

此前TikTok剝離法案給出了詳細的“時(shí)間表路線(xiàn)圖”,要求字節跳動(dòng)“剝離”TikTok的股權,否則TikTok將面臨在美國被禁用的命運,法案要求外國“對手實(shí)體”擁有該公司股權的比例不得超過(guò)20%,其中中國、俄羅斯、伊朗和朝鮮被列為所謂的“對手國家”。法案給予字節跳動(dòng)165天的時(shí)間從TikTok撤資,若不遵循,蘋(píng)果、Google和其他公司經(jīng)營(yíng)的應用程序商店就不能合法提供TikTok,字節跳動(dòng)擁有的應用程序也不能提供網(wǎng)絡(luò )托管服務(wù)。

剝離法案在眾議院獲得了一路綠燈。自3月5日加拉格爾等人提出草案開(kāi)始,3月7日眾議院能源和商業(yè)委員會(huì )通過(guò)并遞送眾議院,3月13日眾議院以352票贊成、65票反對的結果通過(guò),法案被送至參議院。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眾議院為加速進(jìn)程,采用了“暫停議事規則”(suspension of the rules)這一快速程序,只有40分鐘的介紹時(shí)間,且需三分之二多數通過(guò)——這表明眾議院內部已普遍認為該法案爭議不大,有把握獲得廣泛支持并迅速通過(guò)。

隨后,參議院對眾議院版本的TikTok剝離法案進(jìn)行過(guò)審議,但由于參議院商務(wù)委員會(huì )主席瑪麗亞·坎特韋爾(Maria Cantwell)認為時(shí)限等問(wèn)題不妥,法案被參議院商務(wù)委員會(huì )擱置。

而此次被捆綁進(jìn)對外援助法案的版本與眾議院3月份版本不同的是,坎特韋爾明確為之背書(shū),稱(chēng)她成功推動(dòng)將剝離等待期限從六個(gè)月延長(cháng)至一年,“以便讓公司有足夠的時(shí)間尋找買(mǎi)家?!本唧w來(lái)說(shuō),修訂后的立法將給予九個(gè)月的期限,如果出售正在進(jìn)行,還可能延長(cháng)三個(gè)月。

據路透社報道,TikTok于當地時(shí)間4月27日在郵件中對員工表示:“這是這個(gè)漫長(cháng)過(guò)程的開(kāi)始,而不是結束?!?/p>

雖然白宮多次表示TikTok造成了國家安全方面的隱憂(yōu),但并不影響拜登團隊在2024年2月開(kāi)通了TikTok賬號——只是表現差強人意,連美國著(zhù)名電視主持人“囧司徒”(即被稱(chēng)為“囧叔”的Jon Stewart)都在回歸節目中忍不住吐槽拜登在TikTok上的失敗表現,隨即招致民主黨人的激烈抨擊。至4月底,拜登的TikTok賬號粉絲數剛過(guò)31萬(wàn),發(fā)布了一百多條視頻。

2024年4月23日,美國華盛頓特區,TikTok內容創(chuàng  )作者在國會(huì )大廈外參加支持TikTok的活動(dòng)(圖:視覺(jué)中國)

2024年4月23日,美國華盛頓特區,TikTok內容創(chuàng )作者在國會(huì )大廈外參加支持TikTok的活動(dòng)(圖:視覺(jué)中國)

TikTok和華盛頓:你的對手永遠最熟悉你

對于華盛頓的政客們,無(wú)論是白宮抑或是國會(huì )山,TikTok都是近年來(lái)最能激起他們斗志的目標。

TikTok和華盛頓的博弈貫穿其從發(fā)跡到爆炸式發(fā)展的全過(guò)程,每次斗爭都堪稱(chēng)驚險。相比歐盟對美國數字平臺巨頭頻繁開(kāi)出的罰單,華盛頓對TikTok每次都是全力出擊?!敖埂保╞an)、“出售”(sell)、“剝離”(divest)等關(guān)鍵詞不斷復現,從白宮到國會(huì )山、從特朗普政府到拜登政府,換湯不換藥、形不同而實(shí)質(zhì)相同:阻止一個(gè)自己無(wú)法控制的巨頭繼續成長(cháng)。

美國意圖“剝離”TikTok的行動(dòng)從未停止。2023年3月,美國財政部領(lǐng)導下的外國投資委員會(huì )(CFIUS)就要求TikTok的中國母公司出售其股份,否則可能會(huì )面臨美國對這一視頻應用程序的禁令。當時(shí)TikTok的CEO周受資在美國國會(huì )“過(guò)堂”,接受了一場(chǎng)堪稱(chēng)無(wú)理取鬧的聽(tīng)證會(huì )質(zhì)詢(xún)。

近年來(lái)CFIUS在中美經(jīng)貿關(guān)系中時(shí)常搶鏡,很大程度上源于特朗普簽署的《外國投資風(fēng)險審查現代化法案》(FIRRMA),該法案授予CFIUS更大的權力和精準打擊外國投資者的能力。

CFIUS不僅可以阻止收購,例如特朗普時(shí)期曾阻止了中國買(mǎi)家對萊迪思半導體(Lattice Semiconductor)的收購。CFIUS還有過(guò)成功剝離中國公司所有權的先例。昆侖萬(wàn)維曾在2018年完成對社交媒體平臺Grindr的收購,但在IPO前被CFIUS以“國家安全風(fēng)險”(national security risk)為由叫停,并逼迫其出售。最終在2020年初,Grindr被以6億美元的價(jià)格賣(mài)掉。

TikTok被CFIUS盯上由來(lái)已久,再之前是著(zhù)名的“特朗普禁令”。此前唐納德·特朗普就曾試圖將TikTok當作2020年總統大選的血腥戰場(chǎng)上最吸睛的祭品。2019年下半年,CFIUS針對字節跳動(dòng)2017年以10億美元收購美國社交媒體應用Musical.ly的交易啟動(dòng)了國家安全審查。

2020年8月4日,特朗普依據《國際緊急經(jīng)濟權力法》(IEEPA),發(fā)布針對TikTok的首道總統行政令,在9月27日和11月12日這兩個(gè)時(shí)間節點(diǎn),分別對TikTok采取了禁止在美國境內下載更新、禁止美國互聯(lián)網(wǎng)運營(yíng)商提供服務(wù)的措施。

10天后的8月14日,依據CFIUS的建議,特朗普的第二道總統行政令發(fā)布,禁止中國公司字節跳動(dòng)收購Musical.ly的交易,以總統行政令的形式完成了第一次“不剝離即禁止”(divest-or-ban)的嘗試,且留給TikTok的時(shí)間窗口更短。當時(shí)美國智庫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CSIS)發(fā)表了一篇評論分析,標題直接就叫《TikTok的時(shí)間不多了》(“TikTok is running out of time”)。

雖然悲觀(guān)聲浪一度四起,但法律訴訟還是暫時(shí)擊退了特朗普的總統行政令。TikTok向華盛頓特區法院提起的訴訟,以及三位TikTok創(chuàng )作者向費城法院提起的訴訟均獲勝訴,在行政令施行前緊急拿到法院的終止令。

有了此前的經(jīng)驗,面對蒙大拿州的禁令,五名TikTok用戶(hù)在訴訟書(shū)中提出:蒙大拿州“不能禁止其居民在TikTok上觀(guān)看或發(fā)表視頻,正如它不能因為誰(shuí)擁有《華爾街日報》或其發(fā)表的觀(guān)點(diǎn)而將其禁止?!?/p>

TikTok在這一過(guò)程中似乎已經(jīng)摸到了見(jiàn)招拆招的門(mén)道,利用美國政治法律體系中的既有工具,以及美國社會(huì )的一些運作規律來(lái)保護自己。

最明顯的就是訴諸法律,此前數次法庭對決無(wú)論是親自起訴還是用戶(hù)起訴,TikTok均獲得了超出預期的效果。

最引人注目的是,TikTok開(kāi)始認識到1.7億美國用戶(hù)的力量和利益攸關(guān)方的重要性,2024年3月的彈窗號召用戶(hù)保護自己權利的做法,為他們贏(yíng)得了廣泛的輿論支持。

似乎并不起眼的一面是TikTok在華盛頓的游說(shuō)行動(dòng),OpenSecrets的數據顯示,2023年TikTok在美的游說(shuō)支出超過(guò)800萬(wàn)美元,而進(jìn)入2024年后,截至目前已花費了超過(guò)700萬(wàn)美元。

為什么游說(shuō)費用越花越多,但處境卻越來(lái)越危險?因為最熟悉他們的永遠是他們的對手,雙方都在同步“進(jìn)化”。

此次剝離TikTok被打包塞入對外援助法案并迅速獲得通過(guò),被認為是經(jīng)過(guò)深思熟慮的操作。國會(huì )議員們的法律團隊至少從兩個(gè)方面吸取了“教訓”:

一方面需要真正地形成一部法律,哪怕是通過(guò)強行塞入的方式,以避開(kāi)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中關(guān)于“任何人不經(jīng)正當法律程序,不得被剝奪生命、自由或財產(chǎn)”的論述,成為2020年特朗普總統行政令被挑戰的最大因由之一,畢竟總統行政令并不是真正的法律。

另一方面需要強調所有明面上的動(dòng)作不指向“封禁”(ban),以避開(kāi)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此前第一修正案被認為是TikTok起訴的最大依仗,即直接封禁或關(guān)閉TikTok將被認為是侵犯用戶(hù)的言論自由。所以此次法案刻意強調“剝離”,潛臺詞是:“我沒(méi)有強迫他們關(guān)閉,他們不愿賣(mài)而關(guān)掉是他們自己的事?!?/p>

因此,周受資4月24日用TikTok發(fā)布的一段視頻才會(huì )反復強調,“不要搞錯了,這就是一項禁令,一項對于TikTok、對于你和你的聲音的禁令?!?/p>

TikTok和華盛頓的精英們都嚴陣以待,準備投入新一輪戰斗。華盛頓也并非鐵板一塊,有些議員堅持認為最新的法案違背了“自由的土地和勇敢者的家園”精神(the land of the free and the home of the brave)。民主黨參議員埃德·馬基(Ed Markey)認為,“我們應該非常清楚這項法律可能產(chǎn)生的結果,這實(shí)際上正是一項TikTok的禁令,而這種行事方式不是我們這個(gè)民族的本質(zhì)?!泵裰鼽h參議員羅恩·懷登(Ron Wyden)表示,他擔心該法案“提供了廣泛的權力,未來(lái)的政府可能會(huì )濫用這些權力來(lái)侵犯美國人的第一修正案權利?!?/p>

在這個(gè)矛盾叢生的場(chǎng)域,鎖定了2024年大選共和黨候選人的特朗普卻開(kāi)始強烈反對剝離法案,更凸顯了世事無(wú)常。

作為5年前對TikTok發(fā)起進(jìn)攻的始作俑者,特朗普在2024年3月接受CNBC采訪(fǎng)時(shí)稱(chēng),“坦率地說(shuō)很多人喜歡TikTok,TikTok上有很多小孩子,如果平臺消失,他們會(huì )發(fā)瘋的?!彼€認為T(mén)ikTok被禁只會(huì )有利于其競爭對手Facebook?!拔也幌M谏洗芜x舉中作弊的Facebook因此受益”,“他們(Facebook)才是人民之敵?!?/p>

特朗普將怎么打TikTok這張牌,年輕選民中的TikTok支持者是否會(huì )投票給特朗普,都將是這個(gè)大選年的額外變數。

2024年4月26日,美國紐約,特朗普在曼哈頓刑事法院接受媒體采訪(fǎng)(圖:視覺(jué)中國)

2024年4月26日,美國紐約,特朗普在曼哈頓刑事法院接受媒體采訪(fǎng)(圖:視覺(jué)中國)

被華盛頓窮追不舍的為何是TikTok?

TikTok之所以會(huì )持續成為漩渦中心,可能因為它是從全球化到逆全球化轉變的時(shí)代背景下中國最成功的數字科技出海企業(yè)。

TikTok的成功體現在不斷快速刷新的數據上。TikTok達到1億用戶(hù)用了9個(gè)月,這一紀錄超過(guò)了Instagram、WhatsApp、Meta(Facebook)、X(Twitter)等全球知名數字平臺,直到ChatGPT橫空出世才被打破。

TikTok在美國快速增長(cháng)的1.7億用戶(hù)中,青少年占比顯著(zhù)高于中老年。皮尤研究中心2024年4月的調查顯示,大多數美國青少年都在使用TikTok,13至17歲的青少年使用比例達到63%,其中58%的人每天都在使用TikTok,17%的人表示他們“幾乎一直在使用”。美國成年人的使用比例總體達到三成,其中18至29歲使用TikTok的比例為62%。

面對TikTok在美國市場(chǎng)的高增長(cháng),扎克伯格的Instagram也束手無(wú)策,哪怕有針對性地推出短視頻平臺Reels來(lái)對抗TikTok的攻勢也收效不彰。美國人也很關(guān)注這個(gè)問(wèn)題,普遍會(huì )從抓住了短視頻的時(shí)代風(fēng)口、獨特的推薦算法、充足的版權曲庫、易編輯的界面、不斷發(fā)起的各種挑戰比賽、去中心化打造網(wǎng)紅等各種角度來(lái)分析TikTok的成績(jì)。

但這些技術(shù)層面的分析還不足以解釋TikTok為何在美國和西方世界的影響力如此之大,因為技術(shù)層面的門(mén)檻似乎沒(méi)有高到無(wú)法一戰的地步。

作為一個(gè)闖入西方世界的“外來(lái)戶(hù)”,相比Facebook和Twitter強烈的政治屬性,TikTok娛樂(lè )性的目的更純粹,似乎從來(lái)不希望卷入政治性議題,甚至長(cháng)期被美國媒體描述為一個(gè)“看跳舞的平臺”。媒體人朱莉婭·亞歷山大(Julia Alexander)曾在The Verge上發(fā)文,稱(chēng)TikTok為“一款未被仇恨言論侵擾的罕見(jiàn)的社交應用?!盩ikTok殺出Facebook“矩陣”異軍突起,反映了西方越來(lái)越多的人對強烈的“政治正確”捆綁已不堪重負。

而在TikTok上,信息多樣化流動(dòng)程度更高,不帶有強烈的政治傾向,也不會(huì )像Facebook等平臺一樣進(jìn)行傾向性明確的內容審核和推薦。

然而在巴以沖突等激烈議題下,不站隊也是有代價(jià)的,TikTok在巴以沖突發(fā)生后再次陷入輿論旋渦。雖然其反復強調“我們的推薦算法不會(huì )‘偏袒任何一方’,并采取嚴格的措施來(lái)防止操縱”,但依然擋不住美國各大“主流媒體”的連番抨擊。

《華爾街日報》在題為《TikTok如何將戰爭帶入家中給您的孩子》的文章中猛烈批評TikTok,《紐約時(shí)報》稱(chēng)“該視頻應用程序因其處理用戶(hù)看到的戰爭相關(guān)帖子的方式而受到批評”。也有部分媒體如一貫以自由主義示人的VOX發(fā)文,稱(chēng)“TikTok并沒(méi)有為巴勒斯坦制造虛假支持,它只是反映已經(jīng)存在的東西”。

皮尤的調查顯示,43%的美國TikTok用戶(hù)表示,他們經(jīng)常通過(guò)TikTok獲取新聞。隨著(zhù)越來(lái)越多青少年將TikTok當作搜索引擎,也許美國青年一代會(huì )愈發(fā)感到困惑,到底什么樣的新聞才是真實(shí)的、如何才算看到了真實(shí)的新聞?

六年前的世界還遠不是這個(gè)樣子?!都~約時(shí)報》2018年12月發(fā)布過(guò)一篇評論文章《TikTok,一個(gè)中國的視頻App,將快樂(lè )帶回社交媒體》(TikTok, a Chinese Video App, Brings Fun Back to Social Media),在文中,專(zhuān)欄作家凱文·羅斯(Kevin Roose)熱情洋溢迫不及待地分享了自己的感受:“下載流行視頻分享應用程序TikTok一個(gè)小時(shí)后,我經(jīng)歷了一種奇怪的感覺(jué),這是我在互聯(lián)網(wǎng)上長(cháng)久沒(méi)有感受到的。胸口的結放松了,腦袋里仿佛充滿(mǎn)了氦氣,嘴角向上蠕動(dòng),開(kāi)始微笑……這是幸福嗎?”

這種情感濃烈的贊揚在六年后的現在看來(lái)似乎有強烈的不真實(shí)感,如今已經(jīng)很難在美國“主流媒體”上看到對來(lái)自中國的東西有這樣毫無(wú)保留的贊揚了。六年來(lái),美國政商兩界的競爭憂(yōu)慮不斷增強,TikTok在“中國血統”和“逆全球化”疊加之下,無(wú)可避免地被華盛頓定期定點(diǎn)圍獵。

一方面,美國國會(huì )內部的“反華競速”烈度正不斷提升,目標明確指向中國數字科技產(chǎn)業(yè),將數據安全等技術(shù)問(wèn)題泛化為國家安全議題。以近期為例,2024年2月21日,拜登發(fā)布總統行政令,將針對中國制造的港口基礎設施帶來(lái)的“網(wǎng)絡(luò )安全風(fēng)險”采取行動(dòng)。2月28日,拜登發(fā)布總統行政令,授權司法部長(cháng)阻止美國敏感數據(包括生物識別信息、地理位置信息和個(gè)人健康數據等)被大規模轉移到中國等六個(gè)“有關(guān)國家”。2月29日,美國商務(wù)部發(fā)布通知,宣布對智能汽車(chē)進(jìn)行國家安全調查,目標直指中國電動(dòng)汽車(chē)產(chǎn)業(yè)出海。

華盛頓對TikTok等中國數字科技企業(yè)的動(dòng)手使美國的國家安全邊界愈發(fā)模糊,已經(jīng)形成只要結論、不講證據的固定范式。即便TikTok提出“德州計劃”(Project Texas)并投資15億美元與甲骨文合作,華盛頓的安全焦慮并未因技術(shù)解決方案而消解。

在這樣的背景下,扎克伯格對TikTok“打不過(guò)就舉報”的做法也算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度A爾街日報》在2020年8月的獨家報道中詳細描述了扎克伯格如何向特朗普諫言,“TikTok等中國互聯(lián)網(wǎng)公司的崛起威脅著(zhù)美國企業(yè),應該成為比控制Facebook更大的擔憂(yōu)?!?/p>

2024年1月31日,美國華盛頓特區,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huì )就網(wǎng)絡(luò )兒童安全舉行聽(tīng)證會(huì ),TikTok首席執行官周受資(右三)和Meta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右一)出席(圖:視覺(jué)中國)

2024年1月31日,美國華盛頓特區,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huì )就網(wǎng)絡(luò )兒童安全舉行聽(tīng)證會(huì ),TikTok首席執行官周受資(右三)和Meta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右一)出席(圖:視覺(jué)中國)

另一方面,逆全球化時(shí)代的全球化企業(yè)正經(jīng)歷著(zhù)普遍的陣痛,中國數字科技企業(yè)出海在這一問(wèn)題上感觸更深,逐漸形成TikTok式的悖論:“中國血統—全球化企業(yè)—本地化運營(yíng)”這樣的理想多邊平衡難以維系。在無(wú)法改變自己的出身和愿景時(shí),本地化運營(yíng)成了最重要的關(guān)鍵。

在TikTok與華盛頓見(jiàn)招拆招的過(guò)程中,給中國出海企業(yè)最重要的經(jīng)驗啟示或許是堅定了出海發(fā)展并與當地市場(chǎng)共生的重要性。TikTok在美國市場(chǎng)已經(jīng)形成的產(chǎn)業(yè)鏈條和平臺上的700萬(wàn)商家勢必會(huì )尋求自救,這股力量遠大于一個(gè)平臺本身。這也是周受資在視頻中強調“我們哪兒也不去”的重要依靠。

雖然TikTok的命運仍未最終確定,但能確定的是,堅定支持開(kāi)放、合作和全球化永遠是發(fā)展的正道。只是當推進(jìn)全球化和自由貿易的大旗只能由中國守護時(shí),多少還是帶有一些遺憾和悲壯,以及“微斯人,吾誰(shuí)與歸”的宿命感。

(作者:姚旭博士,復旦大學(xué)發(fā)展研究院副研究員,復旦大學(xué)網(wǎng)絡(luò )空間國際治理研究基地研究員,長(cháng)期關(guān)注全球數字科技產(chǎn)業(yè)治理、跨境數據流動(dòng)相關(guān)研究)

網(wǎng)友評論

用戶(hù)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99期 總第799期
出版時(shí)間:2024年07月15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chǎng)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yè)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lián)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