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納雍,成為1600名孩子的“校長(cháng)媽媽”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景婷婷 日期: 2021-05-20

“因自己的存在,讓他人感到幸?!?,是她給學(xué)生定下的校訓,這句話(huà)同樣可以概括她與納雍1600個(gè)家庭的故事

實(shí)習記者 ?景婷婷 ?發(fā)自廣州 ?編輯 ?周建平 rwzkjpz@163.com

?

2021年1月23日,詹雯搭乘的飛機抵達廣州白云機場(chǎng)。飛機安全落地的一瞬間,與納雍當地的同事、孩子們分別時(shí)都不曾掉落的淚水奪眶而出?!疤昧?!”詹雯心中唯一的想法是,“我平安回到了廣州?!?/p>

與這段兩小時(shí)航程一同畫(huà)上圓滿(mǎn)句號的,是廣州天河區車(chē)陂小學(xué)校長(cháng)、納雍天河實(shí)驗學(xué)校首任校長(cháng)詹雯在貴州省畢節市納雍縣長(cháng)達三年的支教經(jīng)歷。

一個(gè)月后,她從廣州啟程飛赴北京,以“全國脫貧攻堅先進(jìn)個(gè)人”獲獎?wù)叩纳矸輩⒓尤珖撠毠钥偨Y表彰大會(huì )。至此,這位擁有1600名孩子的“校長(cháng)媽媽”的事跡飛入了千家萬(wàn)戶(hù)。

“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

從詹雯記事起,父親就總是向她灌輸“吃虧是?!钡睦砟?。

這位山東漢子年輕時(shí)響應國家援建新疆的號召,帶著(zhù)詹雯母親背井離鄉來(lái)到了新疆阿克蘇,成為新疆生產(chǎn)建設兵團農一師勘測設計院的后勤員工,在塔里木河旁兢兢業(yè)業(yè)地養駱駝、種水稻。因為愛(ài)剃光頭,詹雯父親被勘測設計院的同事們親切地稱(chēng)為“老光頭”?!爸灰瞎忸^在,吃的都不用擔心?!备赣H的默默付出讓他贏(yíng)得了一眾同事的信任與稱(chēng)贊。

母親則成為當地的一名裁縫。在詹雯的印象中,逢年過(guò)節別人來(lái)找母親做衣服,她一定會(huì )把好東西留給別人,不好的東西留給自家。自詹雯記事起,家庭教育中的重要部分就是學(xué)會(huì )關(guān)愛(ài)弱勢群體。

父母一代兵團人“獻了鮮血獻生命”的精神,對詹雯的成長(cháng)影響巨大。1997年,詹雯來(lái)到廣州天河,一直在天河從事教育工作,曾在7間學(xué)校擔任不同崗位。從2010年開(kāi)始,詹雯就在暑假期間報名各類(lèi)支教活動(dòng)。囿于校領(lǐng)導的身份,能報上名的只有短期支教活動(dòng),詹雯想要去急需幫扶的地區長(cháng)期支教的心愿暫時(shí)擱淺。

2017年,納雍與天河的幫扶指標中添加了一個(gè)德育校長(cháng)的名額,詹雯因在德育工作方面表現突出,被選派到納雍當地幫扶支教。

初次踏上云貴高原的土地,詹雯就迎來(lái)了三個(gè)下馬威:容易暈車(chē)但上山下鄉時(shí)必定要走坡陡彎急的山路,怕冷卻遇上了納雍山區濕冷的氣候,口味清淡卻不得不適應當地嗜辣的飲食習慣。環(huán)境的落差與物質(zhì)條件的相對匱乏沒(méi)有勸退詹雯?!翱偟糜腥私ㄔO,總得有人堅守?!备赣H說(shuō)的這句話(huà)成了她支教路上的信念。

在納雍的三年,詹雯將當地的學(xué)生視為自己的孩子,還一并將學(xué)生家長(cháng)視為自己的親人。當地人訝異于詹雯的細心。她能記住每一個(gè)貧困學(xué)生的家在哪里,對各家的動(dòng)向了如指掌,甚至哪家有了喜事都能及時(shí)送上祝福,給新生的嬰兒包上一個(gè)小紅包。

“從沒(méi)見(jiàn)過(guò)哪個(gè)校長(cháng)像詹校長(cháng)這樣,既管學(xué)生的學(xué)習,又管學(xué)生的生活與心理健康,她是納雍教育界的風(fēng)云人物?!奔{雍天河實(shí)驗學(xué)校的教師李芳這樣形容詹雯。

詹雯的事跡在納雍當地樹(shù)立起了極高的口碑。2020年,納雍天河實(shí)驗學(xué)校通過(guò)納雍教育局發(fā)布了招考信,為這所重點(diǎn)培養的異地搬遷扶貧學(xué)校招攬新鮮血液。據李芳回憶,報名參加考試的九百多名老師幾乎都是因詹校長(cháng)的名聲而來(lái)。

但人的精力終究有限,詹雯將注意力的天平往納雍傾斜時(shí),遠在千里之外的家人不得不讓位于她的事業(yè)。兒子高考沒(méi)能在身邊陪讀;對她影響最大的父親離世,也因工作沒(méi)能見(jiàn)上最后一面,成了她一輩子的遺憾。

但所幸家人始終堅定地與詹雯站在同一戰線(xiàn),在看到納雍的孩子們寫(xiě)給她的告白信后,兒子反過(guò)來(lái)催促媽媽回到納雍。父親罹患肺癌三期、在醫院接受治療時(shí),詹雯向他表示了請假回家陪護的想法,卻被他堅決拒絕了。

對于舍棄的一切,詹雯輕飄飄地用一句“都過(guò)去了”帶過(guò)。

“忠孝難能兩全。我努力地做我所能做的一切事情,我就覺(jué)得我爸在天上會(huì )看得到?!?/p>

被問(wèn)及有什么話(huà)想對正在從事或想要從事支教事業(yè)的同行說(shuō),詹雯答:“做老師,這一生一定要有支教的經(jīng)歷、有做班主任的經(jīng)歷,如果沒(méi)有這兩個(gè)經(jīng)歷,教育生涯是非常遺憾的。我敬佩、贊賞抱有這一想法的老師們。但請記住,支教時(shí)要保持共同學(xué)習的心態(tài),不為名不為利,要真正走入其中,去擔當起那份責任。當地的老百姓能清清楚楚地看到你的所作所為。金杯銀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老百姓對你的評價(jià)才是最重要的?!?/p>

從“女鐵人”到“校長(cháng)媽媽”

納雍的支教工作被詹雯比喻成一場(chǎng)無(wú)硝煙的戰爭。只要沒(méi)到結束的那一刻,作為戰士的她都要繃緊神經(jīng),全力以赴。

2018年底,納雍縣參加了全國義務(wù)教育均衡化評估。那是詹雯記憶中最忙碌的時(shí)候,一天24小時(shí)幾乎有20個(gè)小時(shí)在工作。白天下到各個(gè)學(xué)校去調研檢查、布置工作,到了凌晨一兩點(diǎn)才能與同事們碰頭,交流情況?!?加2,白加黑”的工作模式已是常態(tài)。三個(gè)月的時(shí)間就跑遍了納雍當地三百多所學(xué)校,在山頂與山腳的學(xué)校海拔相差六七百米的情況下依舊創(chuàng )下了一天走訪(fǎng)6個(gè)學(xué)校的紀錄?!芭F人”的稱(chēng)號由此得來(lái)。

大量實(shí)踐調研后得來(lái)的數據給了詹雯教育改革的靈感,她探索出的教育幫扶“六個(gè)三”模式得到了國務(wù)院扶貧辦的認可,奠定了納雍的教育改革藍圖。在詹雯的帶領(lǐng)下,納雍縣在2018年全國教育義務(wù)均衡化評估中拿到了高分。當地的教學(xué)條件得到了初步改善,班級由原先的超大班額改進(jìn)為大班額,新增了老師與一系列配套的硬件設施。

但在詹雯眼里,這些遠遠不夠,她有更大的野心與追求——要在納雍當地打造一所“帶不走”的學(xué)校,打造一群“帶不走”的老師。

2019年,天河區宣布投資4250萬(wàn)在納雍捐建一所學(xué)校,以解決2393戶(hù)12000名異地搬遷貧困群眾的子女的上學(xué)問(wèn)題。詹雯再次接到了“軍令狀”,被任命為納雍天河實(shí)驗學(xué)校的校長(cháng)。

用詹雯自己的話(huà)說(shuō),將一盤(pán)散沙磨礪成一支隊伍,個(gè)中的艱辛與困阻難以細述。她事事親力親為,占地31畝的學(xué)校初建時(shí)沒(méi)有保潔人員,她就帶著(zhù)七八名老師做清潔工作。

歲末年初,新冠疫情打亂了詹雯的工作計劃。開(kāi)學(xué)的日子不斷逼近,而防疫形勢仍未好轉,詹雯心急如焚。她“全副武裝”登上了飛往貴陽(yáng)的只有5位乘客的班機。臨行前她半開(kāi)玩笑地叮囑愛(ài)人,倘若遭遇不測,可以將身上尚可利用的器官捐贈給其他有需要的人。

隨后的日子里,詹雯帶著(zhù)三名副校長(cháng)苦干三個(gè)月,成功保證了學(xué)校的正常開(kāi)辦與運轉。詹雯對學(xué)校的細節一清二楚,占地20781平方米,教職工七十余人,共26個(gè)教學(xué)班,學(xué)生一千六百余人。她將納雍天河實(shí)驗學(xué)校視為自己養成的“娃”。

詹雯與納雍天河實(shí)驗學(xué)校四年 (2) 班學(xué)生共同在陽(yáng)光書(shū)吧閱讀 圖/受訪(fǎng)者提供

“女鐵人”也會(huì )有力不從心的時(shí)候。長(cháng)時(shí)間的連軸轉讓詹雯的身體運轉出了問(wèn)題,2020年5月,她經(jīng)歷了一場(chǎng)小手術(shù)。還沒(méi)來(lái)得及回廣州休養,就接到上級領(lǐng)導來(lái)學(xué)校視察工作的通知,剛在病床上歇息了三天的詹雯重新回到工作崗位。愛(ài)人來(lái)納雍照顧詹雯時(shí),吃驚地問(wèn)她如何在這么高強度的工作環(huán)境中熬下來(lái)。

艱難時(shí)刻,詹雯曾4次產(chǎn)生過(guò)自己要倒在前線(xiàn)的預感。但是當她站在校園門(mén)口看到孩子們臉上的微笑與眼里的期盼,又覺(jué)得自己能咬咬牙堅持下來(lái)。

在孩子們眼中,她是“校長(cháng)媽媽”。無(wú)論刮風(fēng)下雨,每天早上7點(diǎn)半,學(xué)校門(mén)口準能出現詹雯的身影,她與每一個(gè)走進(jìn)校門(mén)的學(xué)生擊掌、擁抱,讓學(xué)生在她語(yǔ)調高昂的問(wèn)候中開(kāi)啟新的一天。

學(xué)生們叫的一聲聲“校長(cháng)媽媽”,詹雯從未辜負。

在納雍天河實(shí)驗學(xué)校,85%以上的學(xué)生家庭是貧困戶(hù),留守兒童現象極為嚴重。這些孩子的心理健康問(wèn)題,成了詹雯的一塊心病。結束繁忙的學(xué)校工作后,詹雯還要走訪(fǎng)學(xué)生家庭,疏導那些叛逆厭學(xué)的學(xué)生,游說(shuō)他們重返校園。

“一個(gè)家庭就是一部血淚史?!被貞浧鹱咴L(fǎng)學(xué)生的經(jīng)歷,詹雯潸然淚下。年歲高且腿腳不便的爺爺奶奶在雨中蹣跚尋找孫子的身影在她腦海中揮之不去;本應在小學(xué)課堂學(xué)習知識的孩子卻抽煙、文身、斗毆,成為派出所的???,令她心如刀割。當這些家庭的傷痛毫無(wú)保留地展現在詹雯面前時(shí),無(wú)力感始終環(huán)繞著(zhù)她。她覺(jué)得自己能做的很少,但只要付諸行動(dòng),總會(huì )有看到希望的那一天。

親自到派出所認領(lǐng)學(xué)生,自掏腰包買(mǎi)生活用品給貧困家庭送溫暖,甚至背著(zhù)家長(cháng)偷偷給叛逆的孩子塞零花錢(qián),叮囑他們要把錢(qián)用在學(xué)習上。一顆真心換回了眾多真心,詹雯的努力被孩子們看在眼里。那些曾經(jīng)情況極為棘手的學(xué)生紛紛選擇了重返校園。

在返回廣州前,詹雯還特意叮囑他們,如果對她仍有感激之情,就好好把書(shū)念下去。

“反正當媽媽的,就是要管他們的吃喝拉撒嘛?!闭馋┬χ?zhù)說(shuō)。

“教育是生命影響生命的事業(yè)”

“家庭的缺失,使得這所學(xué)校的孩子需要有溫度的教育來(lái)彌補?!?/p>

在學(xué)校建設初期商討辦學(xué)理念時(shí),詹雯將這所異地扶貧搬遷學(xué)校定位成一所“有生命溫度的學(xué)?!?。在她看來(lái),教育是生命影響生命、生命滋養生命的事業(yè)。教育好了一代人,就等于教育好了三代人。

首先需要喚醒的,就是納雍當地的老師們。經(jīng)歷過(guò)2018年的全國義務(wù)教育均衡化評估,詹雯通過(guò)大量調研掌握了許多一手資料。關(guān)于納雍當地的教育問(wèn)題,她心中有了一桿秤。

“推開(kāi)門(mén)便是望不盡的大山,課堂里是講不完的語(yǔ)文、數學(xué),老師們剛來(lái)時(shí)斗志澎湃,很快被單調的環(huán)境消磨,最后隨波逐流?!庇捎谫Y源分配不均,山村學(xué)校的老師鮮有外出培訓、學(xué)習的機會(huì ),教學(xué)水平與教育理念難以提升。

意識到當地的老師急需改變觀(guān)念、走出大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詹雯借助天河的力量,在納雍成立了“星火計劃”。自2017年成立至今,已有一百多名納雍教師來(lái)到廣州天河學(xué)習先進(jìn)教學(xué)經(jīng)驗。詹雯每周四將部分學(xué)員召集起來(lái),到一所鄉鎮學(xué)校進(jìn)行聽(tīng)課調研,對那間學(xué)校的課堂進(jìn)行把脈。

“星火”二字來(lái)源于“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以點(diǎn)帶面,以面帶體,詹雯期望每一位學(xué)成歸來(lái)的老師能引發(fā)“鯰魚(yú)效應”,活躍身邊的教育氛圍。

“校長(cháng)要做的是搭建平臺,讓每個(gè)老師有屬于自己的舞臺。手中有方法,你才能心里有學(xué)生,這是對老師的要求?!?/p>

而詹雯對學(xué)生的要求則是臉上要有笑容、眼睛要有光芒、腳下要有根?!耙蜃约旱拇嬖?,讓他人感到幸?!?,是她給學(xué)生定下的校訓。

為了進(jìn)一步幫助學(xué)生成為更好的自己,詹雯在學(xué)校開(kāi)設了每周一節的夢(mèng)想課,邀請社會(huì )各界人士——環(huán)衛工人、武警干部、油漆工等等——站在講臺上與孩子們分享自己的故事。

課上受到感染的學(xué)生興奮地舉手與詹雯分享他們的夢(mèng)想。

“我長(cháng)大以后要做環(huán)衛工人——城市美容師,把我的家鄉打扮得漂漂亮亮?!?/p>

“校長(cháng)媽媽?zhuān)∥议L(cháng)大要做一個(gè)炒菜師傅,炒出色香味俱全的菜?!?/p>

“我就喜歡像爸爸一樣做一個(gè)種地的農民?!?/p>

每一個(gè)孩子的夢(mèng)想都被詹雯極力夸贊。在她看來(lái),教育是改變代際貧困的重要手段。這群孩子不僅是接班人,更是建設者,是納雍的未來(lái)。

1600名孩子代表1600個(gè)家庭。當這些孩子的觀(guān)念發(fā)生轉變,1600個(gè)家庭就擁有了改變命運的契機,擁有了阻隔愚昧與落后的底氣。

整整三年時(shí)間,詹雯沒(méi)有過(guò)一次節假日,甚至連當地有名的景點(diǎn)都沒(méi)逛過(guò)?;氐綇V州的她戲稱(chēng)自己有了“水土不服”的反應,不能習慣有雙休的工作環(huán)境。有人說(shuō)她是飛來(lái)納雍撒播溫暖的候鳥(niǎo),但三年里一條條走過(guò)的山路、一聲聲“校長(cháng)媽媽”,悄然將詹雯同化成了納雍人。她將納雍稱(chēng)為自己的第二個(gè)家。

詹雯說(shuō),如果仍有機會(huì ),她還會(huì )回到納雍支教,去看看自己尚未見(jiàn)識過(guò)的“百里杜鵑”,去嘗嘗遠近聞名的瑪瑙紅櫻桃。

網(wǎng)友評論

用戶(hù)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99期 總第799期
出版時(shí)間:2024年07月15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chǎng)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yè)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lián)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